假糊涂,真聪明

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

这是郑板桥在年过半百,回忆过往后写下的。

世人争相做聪明人,导致“聪明人”太多,这份聪明,常被人说是“上道”、“机灵”。

可总有那么一些人,不愿争先恐后去上道,更不愿显得太聪明。

他们,不是不聪明,而是难得糊涂。

难得糊涂,不做太计较的人

人这一生,大事偶尔有,小事频繁生。很多事情稀里糊涂,说不清楚,没有答案。

越是想弄清楚,就活得越痛苦。人情、利害、情理,这些东西捋不清,说不明。

难得糊涂不是真糊涂,是放下困惑后的清楚,大智若愚的态度。

《庄子·齐物论》中说到一次经历:

庄子有一日休息,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怡然自得,不知道自己是庄子,煽动翅膀很是欢快。忽然间醒来,才发现自己是庄周,怅然若失。

 

不知道到底是庄子做梦变成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庄周?

类似的情况,我们也常有。

我们经常会做一些极其真实的梦,仿佛真实经历过。一觉醒来,不知道梦里是我,还是现实中坐在床上的才是自己。

生活中难得糊涂。梦与现实哪个真实?谁在意呢。

越计较,越痛苦。越追真相,就越迷茫。生活要懂得糊涂,既然过着现在,就认真感受当下的美好。

不要在意行走的自己是在梦中还是现实,认真体验,才不虚度这段时光。

这看似愚蠢,其实更睿智。看似沉醉其中,其实内心清醒。

《红楼梦》中有一句话:真作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

既然真可以是假,无可以为有,那我们糊涂一点,不去探究,真假、有无都是虚的,过得幸福才是实在。

难得糊涂,不做太聪明的人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太事事计较的人,难有朋友。做人,有时要装些糊涂。

看破不说破,看清不挑明。

生活在俗世间,如果事事都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岂不是少了些趣味?

聪明人事事争先,到头来,却反而被聪明累。

《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就是一个例子。

看过这本书的都知道,王熙凤精明能干,可以说是“脂粉堆里的英雄”,为人杀伐果断,做事心狠手辣,将机关算尽,却也把自己累得身心俱疲。

而到头来,落了个“机关算尽太聪明,反送了卿卿性命”。

人们普遍认为聪明人有用,糊涂蛋没用。

于是聪明人日日加班,耗干心血,累垮了自己。

倒是所谓的“糊涂蛋”,过着“见事莫说,问事不知;闲事休管,无事早归”的平凡生活,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庄子·人间世》也讲到一个故事:

说有一个石木匠带徒弟们去齐国,路上看见一棵硕大的栎树,其树阴可以卧牛数千头。徒弟们蜂拥过去观看,但石木匠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徒弟们气喘吁吁追上来说:“师父,自从我拿斧头以来,就没见过如此大树,你怎么看都不看一眼。”

 

石木匠说:“用这棵树做的船会沉,做的家具会腐,毫无用处,看它干嘛。”

 

当晚,大栎树给石木匠投梦说:“你说的那些有用的树,都因为有用而被砍伐了。而我之所以能存活万年,恰恰正是因为我的无用。”

这也是庄子所说: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正是因为栎树的无用,反而活了下来。人们认为的无用,对它来说,才是最大的作用。

有用、无用,不正如人的聪明与糊涂吗?

 

所谓:半聋半哑半糊涂,半醉半醒半神仙。

真正睿智的人,往往都学糊涂,看懂一些,保留一些,留一份神秘。

不把日子连根拔起,留一些神秘在土里,永远也不知道,下次长出来的,是什么惊喜。

如此,生活才有期待,所谓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

糊涂难得,难得糊涂。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假糊涂,真聪明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