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

时光

从梦里溜走的时光,停在村前老旧的蘑菇房,还来不及记住那些年风雨沧桑的容颜,岁月就无情的推倒了,那台早已不灵光的水磨碾米机。一瞬间,往事停成了每个人心目中,无法回去的记忆。只有那潺潺的溪水,从旧时的山林中来,又将走到未来的故事中去。

它的砖瓦,已让光阴腐蚀成了褐色的泥土,等到那些个顽固的石头烂透。草木葱茏,掩没了那时供行人居住的小屋,时光就慢慢熬成了一个人脸上深沉的皱纹。

也许,它曾发出过一丝呐喊,渴望人们用破碎的画面,留住它历经磨难的容颜。可是,谁又能听得到它的叹息,每个人都在属于自己的梦里行走,不过是在疲惫后,倚靠一面墙,倾听一阵风。

四季轮回,所有的经过,都会悄悄变成一个人追念的过去。在那涂满了传奇色彩的过去,哪怕今天你苦苦煎熬的生活,都将是弥足珍贵的回忆。

母亲在那碾米机的碾压声中,青春变成了一段段艰难的日子。长姐如母,她带起了一家子大大小小的三姐妹,用她那不识文化的大脑,托起一个家庭的重担。父亲的英姿,在川流不息的水流中,顽强的对抗着那个时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灾难。

爷爷一辈的人们,这儿的一砖一瓦,是他们从几十里外的砖瓦厂背回来,又用粗糙的手垒起来的,见证了它的诞生,必将也看着它们慢慢消失在记忆中。一个人的一生很短,几十年的匆匆光景,岁月和人间不过是悄然翻了一个身。有时候一个人所要走的路却很长,长得你那狭小的眼睛,装不下多少的人情世故,这世间就只剩下一片薄土,收容你疲惫了的身躯。

奶奶嫁过来的时候,村里的泥土路,收留了她离家后的第一步脚印。跨过老屋门前那段被雨水洗刷干净的石板路,她的一生便和爷爷紧紧绑在了一起。他们之间,曾有过分离的争吵,也为了子女的生计,背井离乡,沿路乞讨,换得一顿的温饱。现如今,她背烂的无数个箩筐,压弯了她健干的躯体,一生的时光,怕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年头。

往事从时光的栅栏外走过来,一幕幕,一段段走成了历史。没有一阵阵沉重的叹息,亦没有一丝丝不安的神情。所有的梦和遗憾,都停在开始和结束的路口。有人悄然而来,有人默默离开。

等那些装着村庄回忆的人们,全部被村寨的微风带走,时光已把几代人的年轮,悄悄翻了一个轮回。

那个临村遥望的人,他颤抖的手,再也握不住多少流年了。他浑浊的眼睛,透过一层层的迷雾,是否还能看到奔跑在田野里的影子;他堵塞的耳朵,听不清岁月吹拂着的音符。曾几何时,他也是这片土地上,健壮的伙子,有着火一样的朝气和活力,一个人的肩膀,可以扛下一整个家庭的沧桑。

他老了,就像村前的那座破旧不堪的蘑菇房,断裂的木梁,爬满了蜘蛛网。你可以在它面前,感受到岁月流走的气息;你可以在它面前,倾听到一个时代留下来的音符。那儿曾留下年轻男女的欢呼声,那儿曾悠闲的坐着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头子,那儿是存放着粮食的仓库。时光,谁也留不住的时光,对它而言,不过是玩了一出捉迷藏的游戏,那些陪它玩耍的人,都已不见了踪影。

从时光深处溜出来的梦,今夜你停在谁的怀里打盹。也许,在一个孩子天真的梦里;也许,是那守望着村庄的老头子浅淡的睡意间,亦或是今夜的你,没有走到这片你曾日夜兼程的土地上。一阵风吹响了屋前的牛铃,往事走在前头,岁月便成了一个人一生的故事。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时光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