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了

冷寂、清萧一色的白,和着轻烟慢滚滚地,卷着脚畔而来,袭上长衫,袭落肩头,盖住了眼。

无声的白色,无息的烟云,轻淡淡的又重重浓浓的盖过了天与地,掩去了她那细不可闻地轻轻地喟叹声……

半跪在蒲垫上,指花轻拈,手臂游舞,拟出雀鸟的形态,描画着海风和水浪,夜无声,心无息,笼成月牙,张成日火,笑出了星星。

我张开手臂和寂寥的白烟紧紧交叉着,缠绕舞蹈,翻滚着,闭上眼眸,任它去去去何方,我的心,早已变成了这空无的白色,无香亦无暖,无影亦无声。

天际白,心寂白,赤着脚漫向远方,一面面,无数的镜子映照着她的苍白脸庞,这指尖,是那么的凉,凉凉地,仿佛是她栖息的渴望,柔软的,好似那触心的惊痛。

黑色的蝴蝶轻轻地从她的背上挣扎着,破茧而出,飞向了远方……

往事不再提,昨日已去了。任世事飞飞飞烟没,泪珠儿落啊落啊落无声,花虽美丽,影亦缤纷,燕去春夏,山水楼空,时光飘逝矣,一切终成灰。一切爱抚过的梦都会变成空,一切珍往过的爱和恨,都会在眼前,消失殆尽。一切一切,都不见了。

泪儿再怎么流,也流不回来了。心儿再怎么痛,也喊不出声了。

她站在立满镜子的白色天地里,映出了无数个绝望的影子,一张张白色的面孔,笑着、哭着、挣扎着、追逐着,从此没有了天明与方向。

多少次念你,都觉得你是一场梦,没有了声息,没有温度,没有了痕迹,也许,这真的是一场梦罢,也许她真的从未见过你啊,也许我们真的从未见过呢,所以,你一定还在,还在一个,她看不见的地方,欢乐着,歌唱着,幸福着。

佛啊,为何,人一定要经历生离死别,那么,相聚和重逢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这一切,注定都是一场空,是不是从未来过,会更好。

佛啊,人为何,会有那么多的颜色和苦痛呢?一道道,就像残破的印记,盛满了香味和幽伤,明明痛的快要死去了,却还要抱在怀里,揣在心尖,一闻再闻,一饮再饮。

深爱过的人儿,一定都有一个名字,唤作痴儿吧。痴儿,痴儿,笑着笑着,泪落满地滚风殇,她痴痴地笑着迷迷自语,我怎么舍得,不和你相遇。我怎么舍得,去忘记你。

寂白的天地里,所有的镜子都碎了,裂成一道道黑色的影子,坠尽了不知名的深渊处,所有的回忆都在顷刻间化成了一滴滴雨丝,湿在了她的心里,凉凉地,暖暖地,甜甜又苦苦的。好像,你的味道。

始终舍不得丢掉与你的所有回忆,舍不得剪断与你的所有痕迹,一幕幕,闭上眼眸,好像玫瑰花飘落了脸庞,月光拉起了琴声怅惘,她在记你心尖眉上,泪河流浪。

夜色凉了,夜色已凉了,愿你心好安详,愿你心挂无碍,愿你梦有天堂。

只要这世上,有一个人还记得你,她知道的,你就会一直,直都在,我们的心里。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夜凉了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