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

这个小村只有一百多户,数百口人,位于冀中平原。村西有条柏油大道通往外县。村东一百多米,有一条蜿蜒的河堤贯通南北各个村庄。河堤再往东,即为流经河北数县的大沙河。

早年间,沙河水患频发,河畔村庄屡屡受水患之苦,房屋被毁、庄稼被冲。紧邻河沿一个村庄又一次惨遭此难之后,有魏姓、张姓、朱姓村民率先来此定居。随后数年,不断有各姓因各种原因迁居于此,于是形成了这个小村。

小村真小呀,有许多在村西官道往来行走的人不曾注意这个小村。有走街串巷的小商贩来此,一进村头就放开嗓子拉长音调吆喝一声,余音未落,发现已到村尾。村子没有饭馆,连个卖烧饼油条的都没有。

这是曾屡屡被大村子里的人笑话的地方。但小村里的人觉得:小,倒也有了许多便利。

村子几百口人,不论是长胡子的老头、梳着髻的白发婆婆,还是挂着鼻涕的小孩子,彼此之间无不熟识。谁家来亲戚了,全村人都知道;谁家的孩子磕了碰了,全村人都知道;谁家老人有什么病痛了,全村人都知道。于是一个村子的人欢迎这个客人,一个村子的人关心这个磕碰的孩子,一个村子的人安慰这个病痛的老人。

村子小,生产队的地离家就近。生产队时期,趁着工间休息,妇女们就能回家喂一下吃奶的孩子或是照管一下家里的鸡鸭。责任制以后,大人们在责任田里忘我地劳作,家里的孩子做熟了饭,站在房顶上放开嗓子吆喝一声“爹———,吃饭了”“娘———,吃饭了”,准确听到呼唤的大人也就回来吃饭了。

在缺衣少食的年代,村民们为了一只走失的鸡,为了些许烧火的树叶,或是房边子地界子也曾吵得脸红脖子粗,也曾发誓老死不相往来。但过一段时间,也就淡忘了,见面依旧婶子大娘叔叔伯伯哥哥姐姐地称呼,遇红白喜事依旧出人出礼。

在这样淳朴民风的熏陶下,村里曾出过抗战的英雄,曾出过新中国第一代舞台艺术家,曾出过为救落井的学生牺牲的教师,曾出过考上清华大学的学子。

如今的小村,在新时代的春风里,更加健康地发展着。

村子里坑坑洼洼的黄土地早已经硬化成了水泥路,街道两边种上了观赏性的花木,安上了健身器材。只是村子里老人孩子居多。这个小村一批批的年轻人已经通过高考之路,或走向了繁华都市,或服务于乡镇学校医院,都在各行各业争优创先。当这些人被问及老家在哪,问话的人听到回答后往往一笑说:那是个小村,可是出了不少学生。这个“学生”就是指通过升学之路走出去的人。而那些没有走通升学之路的人,不管是在村里发展还是在大城市打工,或通过自己聪明的头脑,或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也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啊,小村,小村……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小村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