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拥两套房,我还是很穷

北京的九月,已经有点秋高气爽的感觉了。不过,那飘浮在空气中的被称为PM2.5的雾霾颗粒,却让人怎么也“爽”不起来。

自从儿子韩子炫读小学六年级,就一直有个问题压在叶莺的胸口,让她吃不香睡不宁。

她跟丈夫讨论过很多次,丈夫韩柏青倒是比较乐观。

他说,我就不信我这个为首都做了十几年贡献、年年纳税、遵纪守法、有房有车的合法公民,我的孩子还就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了?

每次韩柏青说这个话的时候,声音变得很大,情绪比较激动。他看着花容惨淡心事重重的妻子,似在安慰她,也是在给他自己鼓气。

十几年的夫妻了,叶莺太了解韩柏青了。每次他只要睁大眼睛盯着自己大声说话,就是心里没底、需要她认同他的意见。

叶莺每次都说:“嗯,以后或许会有转机。不是说北京也要像天津那样,施行积分落户了吗?我们没准能赶上。”

当然,叶莺每次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没有底气的,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在自我安慰。

“老婆,别担心,咱们不是还有兜底的吗?我不是有燕郊户口吗?就算到时候在北京没办法高考,咱们也不用陪孩子回老家念高中。”

谈话到这里,虽然仍会惶惑,叶莺仍旧会心里一暖。

她庆幸自己嫁了个有责任有担当又有长远眼光的男人。最起码,在他能力范围之内,他会尽量地让她和孩子过得舒适。叶莺其实感觉还挺满足的。

幸福和满足,其实就是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常常在和身边的朋友、亲戚、同事做了对比之后,会瞬间坍塌,进而产生自我怀疑。

01

叶莺就是参加完在京同学会之后,才幡然醒悟的。

那个嫁到北京顺义农村的女同学,胖胖的脸上带着微微的自得和对叶莺的一丝同情。

她苦口婆心地指点叶莺说:“你呀,真得替孩子多考虑一步。我当初就是看我家老王是北京人,就是考虑以后孩子高考的事,才会嫁给他。

前段时间流传的一个段子你没有看到吗?两个孩子同一年高考,考了500多分的落榜了,在工地搬砖;另一个考了400多分的,上了建筑工程大学,在项目上做设计师。

原因是啥?还不就是因为一个户口在河南,一个户口在北京吗?你们家那个燕郊户口能顶啥用?跟咱们河南户口也差不多。还费劲巴拉地办个河北户口,你们两口子心可真够大的。”

叶莺被同学身上浓烈的六神花露水味熏得难受。看着她侃侃而谈带着三分傲气的脸,对她的反感却淡了几分。

她确实有傲气的资本。

她的女儿因为她当初的英明抉择,比自己儿子的起点,就高了一大截。很有可能,她的女儿和自己的儿子,就是网上段子里的那两个孩子——一个搬砖,一个坐办公室。

人们常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样一对比,叶莺就感觉在同学面前矮上了半截。

整个聚会的话题,也无外乎车子、房子、孩子和票,叶莺自我感觉在孩子这个话题上,她几乎没什么发言权。

其中跟叶莺要好的娟子说:“我去年在天津买了房子,也不贵。今年差不多天津户口就下来了。你们就是去天津高考也比河北强啊!莺子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孩子的教育可跟别的不一样,没有回头路呀。”

叶莺确实认真考虑了。

从同学会到今天已经一周了,她整整考虑了七天。

这七天,她把利弊全都一条一条列出来分析。发现列出的十条弊端,没有哪一条比“孩子在天津高考,普通本科的成绩有可能考上985、211院校”的分量重。

她决定和韩柏青好好谈一谈。

02

叶莺下班后,在小区找位置把车停好。当初为了占到区重点小学的入学名额,他们买了这套老旧的公房,房子是位于顶层的88平米的小三居。

当搬新家的兴奋劲过了之后,叶莺就有点后悔买这将近30年房龄的老房子了。

冬天冷夏天热还能忍受,毕竟还有空调嘛,不至于把人热着或者冻着。只是房子没有电梯,每天六层楼上上下下的来回爬,对人确实是个考验。

再就是小区里车位紧张。因为没有地下车库,地面上的车位又很有限,随着小区里私家车越来越多,大家停车基本靠抢。如果哪天回来的晚了,就只能停到小区外面的马路边上。

停马路边上属于违法停车,经常被贴条挨罚,让人没有脾气。

很多次,叶莺就把韩柏青叫下来,让他盯着找车位。因为倒车技术问题,有时候叶莺就算是抢到车位,也不见得能停进去。

有好几次,她等到的车位被别人麻溜地占了,害得她跟别人大吵一架。

叶莺心里暗自庆幸今天运气好,这么容易就找到一个好停的车位。看样子,今天的事情应该会进展顺利。

叶莺停好车,并没有像往日那样直接爬上楼,而是步行去了小区附近的菜市场。

她今天穿了一套奶白色的职业套裙,半高跟的皮鞋,精致的短发烫了点纹理,整个人看起来利索、清爽。

化了淡妆的鹅蛋脸上,似乎没有留下太多的岁月痕迹,仍旧是白皙光滑。只有叶莺知道,在遮瑕粉掩饰的面颊上,已经悄然出现了几个褐色斑点。

她先去卖肉的地方买了二斤精排,做丈夫喜欢的糖醋排骨;又挑了一条活蹦乱跳的草鱼,让店家收拾干净了;想了想又买了半个酱猪肘,顺手又买了点青菜。

一家人从早上起床后就各自忙活着,早饭也是简单的牛奶、鸡蛋、面包片。

午饭儿子的学校有营养配餐,她和丈夫就在单位各自解决了。

明知道晚饭不宜吃得太丰盛,可一家子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坐在一起好好吃顿饭,也就不讲究那么多了。

当然,以前叶莺不会做这么多菜,今天毕竟是特殊情况。

她必须要把韩柏青哄开心了。

让他吃好、喝好,必要的话晚上主动热情去迎合他,那样才能开口跟他去谈她纠结了几天的事情。

叶莺拎着大兜小兜爬到楼上,气喘吁吁地打开防盗门,见丈夫和儿子在看电视,她心里就升起一股小火苗。

当爸爸的没个当爸爸的样子,整天跟孩子瞎玩瞎闹。

儿子也完全没有学习的自觉性,做妈妈的为了他的前途简直殚精竭虑。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不输在起跑线上,而他似乎完全不领情。每天上学磨磨蹭蹭的,放学回到家不是看电视就是看漫画,简直是不求上进,完全不理解当妈的焦急心情。

韩子炫倒还有眼色。看到妈妈两只手拿满了东西,赶紧接过她手里的菜往厨房拿,嘴里解释说:“老妈,我写完作业了。”

看着儿子圆乎乎的脸上全是讨好的表情,叶莺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刚要开口的斥责,被她生生地憋了回去。

也不知道学校减什么负?不知道马上要念中学了吗?她在心里嘀咕。

布置的课外作业少的可怜,怎么去跟河北那些每天玩命学习的孩子去竞争?

这么想着,就更加坚定了叶莺的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事提上日程了。

03

“怎么买这么多菜?”

韩柏青正在看一档足球节目,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转向叶莺问。

叶莺笑着说:“今天是周末,咱们好好吃一顿。一会把你藏的红酒醒上,咱俩喝点。”

韩柏青有点意外妻子今天的举动。平时为了增加点夫妻之间的情趣,他会要求叶莺陪他喝一点。叶莺每次都是不情不愿,今天倒是很反常。

叶莺干活很麻利,换了家居服就进了厨房,她先把费时间的鱼炖上。

淡水鱼叶莺喜欢腌完了裹上面粉油炸,而韩柏青则喜欢炖着吃。今天当然要可着他的口味来。

糖醋排骨也是叶莺的拿手菜。不大一会,色泽红亮酸香扑鼻的排骨,就被端上了桌。叶莺又用蒜汁拌了酱肘子,拍了个黄瓜。

可能电视里足球节目放完了,韩柏青走进了厨房里。

他从背后抱住叶莺的腰,身体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俩人在一起十四年了,他还会时不时地这么撩拨自己的妻子。

韩柏青把下巴搁在叶莺的肩上,嘴巴轻轻的向叶莺白腻的脖子上哈气,弄得叶莺一直往旁边躲。

“小莺子又给我做炖鱼啦!老婆对我真好。”

“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呀!乖,赶紧把鱼端出去。”

叶莺也是满心欢喜,轻轻挣扎一下,拿丰满的臀部故意顶了一下丈夫紧贴着她的身体。

韩柏青会意地捏了一把妻子弹性十足的屁股,对夜晚的到来有了一份期待。

十多年的夫妻了,俩人还能保持着对彼此的性趣,实属难得。

韩柏青在叶莺的脸上轻啄了一下,端起鱼盘去餐厅,叶莺拿好碗筷紧随其后。

餐桌上,宝石红的酒液在水晶醒酒器里散发着幽幽的光泽,菜的香味在不大的客厅里萦绕。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叶莺想,假如自己提前在网上买好几块果冻蜡烛,这时候点上是不是就更有气氛了?

容不得她多想,韩柏青已经打开了餐厅的吊灯。

屋子里一下子亮堂起来,看到排骨少了好几块,叶莺瞪了一眼儿子,没像平时那样说教。

韩柏青殷勤地给叶莺的高脚杯里倒上酒,举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叶莺笑着抿了一口,放下酒杯给韩柏青夹了一大块鱼肉。

韩子炫吃得很快。每个周五他都会跟隔壁单元的同学壮壮约着去不远处的广场上玩轮滑,他扒拉完碗里的饭粒,就拎着轮滑鞋往楼下跑。

要关上房门的一刹那,他又把头伸进来,大声说:“我跟壮壮玩到8点,好好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小犊子,知道啥是二人世界呀!”韩柏青笑骂。

“现在的小学生可是了不得。听说有小学生都开始谈恋爱了。”叶莺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夫妻俩把话题扯到小学生身上。叶莺就把前几天她去参加同学会大家讨论的话题,跟丈夫叙述了一遍。并把这几天调查的,关于河北和天津的录取分数线的高低,以及河北省和天津的重点大学的情况,如数家珍的跟韩柏青汇报个清楚明白。

韩柏青听完,心里暗暗赞叹:老婆这个总裁助理真是实至名归,搜集资料作报告的能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上的。

“老婆,你不会是想办天津户口吧?北京的积分落户不是也说快施行了么?咱们没准能赶上呢?”

“柏青,你想,有多少高学历、高收入的北漂等着北京户口呢?就算是咱们符合落户政策,就咱俩这大专的学历——你好点,还有个自考本科证,到什么时候能够轮到咱们呢?

要是北京户口办不成的话,孩子初中毕业再去河北念高中,他怎么跟河北的孩子去竞争?北京这边课程教的浅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不是把孩子给毁了吗?

天津那边的高考录取率跟北京差不多。要是能在天津高考,孩子也不至于会吃亏呀。”

这些话在叶莺脑子里已经演练过好多遍,她自觉能说服丈夫。韩柏青有点吃惊地看着叶莺,被她这一大套话说得有点蒙。

“天津好大学多我知道。你这意思是要去天津办积分落户吗?你了解过那边的落户政策吗?”

见丈夫动了心,叶莺那张清秀的脸上,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兴奋的,涌上了一层红晕,大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

“我咨询过代办的中介。根据咱家的情况,你只需要考个技工证,再在天津买套房子,就达到落户的条件了。”

“你说的简单。咱们这套房子的贷款还有100来万没还清呢,哪有钱再买房子?再等等看吧,没准过两年咱们就能拿到北京户口了呢。”

“要是拿不到呢?”

“拿不到就去燕郊。”

“刚才不是都跟你说了吗?河北省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大学!在河北考个二本的分数,在天津能上一本了。你难道不知道其中的差别吗?咱们吃学历低的亏还少吗?”叶莺见丈夫不是太上心,顿时有点急了。

合着自己巴巴说半天,他压根就没明白自己的意图。

叶莺暗暗吁了一口气,狠了下心,决定今晚一定要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

04

谁知,还没等她开口,放在橱柜上的手机响了。

看是娘家弟媳妇的电话号码,她心里就咯噔一下,扔到一边不想接听,想着准又没好事。

可电话响得很是执着,铃声一直持续不断。

叶莺叹了口气,接通了电话,那端传出母亲的声音,声音里带着忧愁。

“莺子,你吃饭了吗?”

“吃了。妈,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有事。想早点给你打电话怕你还在上班,耽误你工作。我就跟你说一下,你弟他们要在市里买房子,这不蛋蛋马上要上学了吗?咱们大队学校啥情况你也知道,但凡有一点办法的人家,都把孩子弄到市里上学了。春花去市里看了房子,估计还差10万块钱。这十万块你得给他们准备出来……”

“妈,看的房子一共得多少钱?”

“她说是买个两居的就要30万。他们自己准备20万,你给拿10万吧?这个事不比别的,是你侄子上学的事,关系着孩子一辈子的前程。要不是我跟你爹花钱,把你弄到市里去念中学,你哪会有现在的好日子呀?是不是?”

听完母亲的话,叶莺突然特别来气,情绪有点失控。

她对着电话语气很不善:“妈,他们手里有20万呀?有20万不想着还我?结婚的时候从我这拿5万,生孩子住院拿2万,家里盖房子要7万……这些年从我这里拿的钱怎么也得有30多万了吧?

他从来不提还钱的事,还要继续跟我要钱,当我是摇钱树呀?我的钱是大风刮过来的呀?我也要为了孩子上学去天津买房子呢,你让他把钱还给我……”

叶莺说着,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她狂躁的语气可能吓着了母亲。母亲等她停下来后,才磕磕巴巴的说:“你弟他们也没说不还你。

现在不是没有那个能力吗?要不是你当初骑车把他的腿摔坏,他哪能像现在这么窝囊?他就你这一个姐姐,他不指望你还指望谁啊?”

听着母亲在电话那端边哭边说,叶莺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赶紧说:“妈,别逼我了,我现在真没钱。等到年底再说吧。”

“可是,要是不买房,春花就要抱着蛋蛋走了呀,她不跟大根过了呀……”

弟媳妇果然又是拿离婚带走侄子来威胁母亲。

叶莺抹了一把泪,回头看到韩柏青正惊诧地看着她,知道他应该听到了自己和母亲的通话。她挂断了电话,有点尴尬地洗碗。

“老婆,咋这么激动啊?哭啥呀?”韩柏青关切地问。

叶莺不知道该怎么说,低着头从韩柏青身边蹭过去,直接进了卫生间。

她坐在马桶盖上,无声的泪水顺着面颊流淌。她为自己难过,也为没有控制住情绪,对母亲发火而感到愧疚不安。

她想哭,特别想哭。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坐拥两套房,我还是很穷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