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高粱》:三种女人,三种人生

自古至今,在很多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女性角色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她们或温柔,或泼辣,或善良忍让,或尖酸刻薄,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像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在时光中绽放。

《红高粱》中,就有这样三个性格迥异的女人。

她们一个有勇有谋,一个恪守礼节,一个心比天高,但无一例外的,都有自己身不由己的过去。

出身孤苦的她们,因缘际会之下到了同一个大院子中生活。

然而,原本相互依偎取暖的她们,却因为做出了不同的抉择,拥有了千差万别的人生。

 

九儿

电视剧一开场,就把九儿的悲惨处境展露无遗。

因为九儿爹赌博、抽大烟,欠下了高利贷。为了还债,九儿爹不但昧着良心卖了九儿娘,还非要把九儿嫁给患有麻风病的单扁郎。

九儿走投无路之下,想要跟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张俊杰去青岛。万万没想到,张俊杰的父母知道消息后,和土匪花脖子串通一气,把九儿劫了去。

直到这时,九儿才彻底认清现实: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要想在现实中立足,何其难!

于是,她快刀斩乱麻,坚定地和张俊杰分了手,穿着一身红嫁衣,嫁去了单家。

出嫁的路上,她并没有像普通新娘一样哭哭啼啼,纵然内心百般不愿,可面对自己极力挣扎也无法改变的现实,她只好选择了暂时屈从。

但九儿内心的刚强还在。

面对余占鳌和其他轿夫用力颠轿,九儿怎么也不肯求饶,反而大声回击:“怎么?就这么点力气?”

让众人刮目相看,也让大家明白:这个女子,不简单。

果然,九儿嫁到单家大院后,既没有像嫂子恪守礼节,也没有像别人期待的那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反而做出了惊骇世俗的事。

她怀了余占鳌的孩子,在余占鳌因为杀人被县长判刑时,跑到大庭广众之下喊冤,说自己曾被余占鳌掳走,作为余占鳌不在场的证据。

在淑贤嫂子屡次三番害她后,她勇敢还击,使计让淑贤身败名裂。

可看到淑贤的万念俱灰,九儿又放下过往与淑贤和解,还鼓励淑贤不要总是活在条条框框里,要勇敢地追求自己生活。

她渴望爱情,却也有足够的理性。

她不和张俊杰在一起,也没有同意余占鳌的求婚,一个人带着俩孩子,支撑起单家酿酒生意。

哪怕心中再不舍,她都知道如何做才是对自己、对孩子最好的抉择。

在那个礼教甚严的时代,九儿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引人不齿的。

有人说九儿心硬,也有人说她不守妇道。

但是,也正因为她身上的这种敢爱敢恨,敢于反抗生活、反抗命运的精神,才让她的一生活得恣意张扬。

有人曾说:女人这一生,最要紧的,是得学会爱自己。

你可以善良,但你的善良要带着锋芒;你可以憧憬爱情,但一定要懂得及时止损。

不管原生家庭多不幸,不管人生境遇多坎坷,我们都要努力在暗淡的生活里,活成自己的一道光。

 

淑贤

和九儿的敢于反抗不同,淑贤是一个在三从四德礼教中长大的女人。

她刚和未婚夫订婚不久,未婚夫就因病去世了。她抱着牌位嫁进单家,这一熬就是十年。

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

多少个夜晚,淑贤都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来回走着,月色凄清,她的影子孤孤单单映在冰凉的石板上,说不清的而孤寂和苍凉。

无聊的时候,她染上了抽大烟的习惯。

每天抽着大烟,数着豆子,是她在暗淡生活里,唯一的乐趣。

这样平静如死水一样的日子,从九儿嫁进单家那天开始,就戛然而止。

九儿说话直接,敢做敢当,言谈举止之间带着一股男子般的豪爽。不管是成亲当天坚决不同意和鸡拜堂,还是和余占鳌相好,都让活得隐忍压抑的淑贤感到头疼不已。

可为了九儿肚子里的孩子,为了单家的家产不被二叔三叔夺走,淑贤都忍了。

但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单家众人对九儿的交口称赞,还有罗汉对九儿的支持与信任。这让淑贤敏锐地觉察到,自己的当家大嫂地位,已经受到了严重威胁。

她开始设计陷害九儿,在九儿难产奄奄一息时弃之不顾,甚至后来还买通了土匪花脖子,让花脖子把九儿劫走……

淑贤的所做作为,终于让妯娌俩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九儿看出淑贤内心的寂寞,于是让哥哥找来玉郎故意勾引淑贤。然后又在淑贤动心之际,带着几个伙计将二人抓了个现行。

昔日的贞洁烈女,变成了旁人眼中的“荡妇”,这让把名节看得比命还重的淑贤万念俱灰。

她先是悬梁自尽,又绝食一心求死。

直到罗汉离开单家,再加上九儿的鼓励和劝说,淑贤才终于从羞愧与挣扎中走了出来。

她烧掉了县长发给她的牌匾“妇女楷模”,放下了与九儿的恩怨,不惧外人的指指点点,和失去味觉的罗汉成了亲。

她终于挣开命运的枷锁,勇敢选择为自己而活。

很多人都说:为什么淑贤在剧中做了那么多坏事,我却依旧对她恨不起来?

大概就是因为淑贤的挣扎,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多面,以及人生的无限可能。

云谷禅师曾说:

“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众生皆苦,没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

面对生活困境,不要抱怨,不要自暴自弃,更不要给自己的人生设限。

只要我们放下过去,敢于踏出第一步,就能拯救自己,迎来生命的春天。

 

恋儿

很多人看完《红高粱》,觉得最可恨又可悲的人,就是恋儿。

恋儿父母双亡,从小跟着哥嫂一起长大。等她十六岁时,因为哥嫂逼她给二哥换亲,她跑了出来,在吴妈的引荐下,到了单家大院给怀孕的九儿做丫鬟。

九儿看她说话做事爽利,又跟自己一样命苦,就打心眼里把恋儿当做亲妹妹一样疼爱。甚至还花了一百块大洋,帮恋儿解决了上门找麻烦的哥嫂。

而恋儿刚开始对九儿也确实尽心尽力,在九儿难产差点没命时,是恋儿忍着恐惧将九儿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按理说,这样的情谊,两个人应该会做一辈子的好姐妹吧?

可偏偏,恋儿是个心比天高的人。

从她知道九儿和余占鳌的故事开始,她的内心就对余占鳌产生了莫名的崇拜之情。等亲眼见到余占鳌来找九儿后,恋儿的这种崇拜渐渐转变成了痴恋。

在九儿为了孩子的将来,要跟余占鳌一刀两断时,恋儿抱着余占鳌说:“我喜欢你喜欢得都快疯了,无论你上哪儿,我都愿意跟着你。”

最终,恋儿还是选择了跟余占鳌离去。从此,姐妹变情敌。

和九儿的理性、独立不同,恋儿是个喜欢打扮爱听好话,也容易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女人。

她跟着余占鳌风里来雨里去,过着极其动荡的生活,一心想为余占鳌生儿育女。

在知道余占鳌对九儿始终念念不忘后,醋意大发,做出了错误的抉择。

她听信别人挑唆,假意回到九儿身边认错,又趁机带走琪官,最终让自己和琪官惨死。

这样的人生,不可谓不悲剧。

常言道:“人贵有自知之明。”

尤其对当时的女人来说,如果认不清现实,盲目把崇拜当爱情,哪怕对方不爱自己也要飞蛾扑火。

只会白白葬送自己的幸福,悔之晚矣。

就像那句话说的,“当你连一个眼角的余光也得不到,那就应该立即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因为,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感动不了一个不爱你的人。

 

有人说:《红高粱》是一部充满了生命力,也是一部凸显出男人血性的电视剧。

然而,我却觉得,这也是一部表现女性挣扎和苦难的影视。

九儿、淑贤、恋儿,三个女人,三种性格,三种不同的人生。

九儿就像山野中的红高粱,不妥协不放弃,活得自信从容;淑贤就像天边的月亮,从寂寞凄清,走到圆满淡定;恋儿就像失去方向的飞蛾,因为执念,一步步走向深渊……

当凄美的歌声响起,一切都在夕阳中落下帷幕。

但她们的故事,却带给我们更多的启发和思考:到底怎么做,才能过好这一生?

也许就是淑贤说的那句话:“这辈子,只能靠自己,靠不得男人。

愿你我都能在这苍茫大地上,活出自己的精彩。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红高粱》:三种女人,三种人生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