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之间,有没有纯洁的友谊?

《后会无期》里有一句台词:喜欢就会放肆,但爱是克制。

有过这样一位人物,张大千,他是真正的国画大师,曾被徐志摩誉为“五百年来第一人”。

他,也是名副其实的风流才子。可偏偏却又有这么一个人,让他想娶而不能娶,想爱而不敢爱,想忘而不能忘。

这位充满着传奇色彩的女子,便是李秋君。

读了张大千与李秋君的故事才知道,真正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占有她,而是用自己的方式让她幸福;

真正爱一个人,便容不得半点亵渎,因为爱人的眼睛里,是一片澄澈的汪洋大海。

 

20世纪初,20出头的张大千拼搏于上海画界,他仿的名人画作以假乱真,就连行家也难辨真伪。其中一个被他“糊弄”的,就是宁波富商李茂昌。

然而,李茂昌有个慧眼如炬的女儿,名叫李秋君,从小热衷画画。

她见父亲花50大洋买来了一幅“名作”,竟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幅假画。

李秋君笑着对父亲说:“这画虽是假的,但仿这幅画的人天分极高,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

听了女儿的话,李茂昌开始对这位“高人”产生了兴趣。他派人暗自调查,终于得以见到了画作的作者——张大千。

于是,张大千与李茂昌便成了好友。李茂昌见张大千年少有为又风流倜傥,便有意介绍女儿和他相识,并安排张大千住进自己家。

同在李家的日子,大概是这对璧人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的一段美好时光。

他们每日一同赏画作画,一同交换绘画的心得。除了分室而眠之外,两人几乎形影不离。

张大千倾慕于李秋君的风华绝代,李秋君也对才华横溢的张大千芳心暗许。

爱情的种子不知不觉在两个人心中悄悄种下,可张大千从来不敢对李秋君轻许承诺。

原来,张大千早年接受母亲安排,已经娶了一门亲。他和妻子虽然谈不上两情相悦,但这些年来,妻子操持家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出于男人的责任,张大千不可能休妻再娶。

令张大千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的李秋君爱他至深,甚至连名分都可以不计较。

一次,李秋君见张大千在给妻子写信,便试探地问他:“古人都说齐人之福,你现在已有了贤妻,若是能再收一个大小姐做妾,岂不是更有福分?”

李秋君话中的言外之意,张大千怎会不懂?他不是不动心,只是不忍心。

在张大千心中,李秋君那样优雅,那样高贵,若是让她屈居妾位,那才是对她最大的亵渎。

于是,张大千扑通一声向李秋君跪下说:“三妹,我一生的红颜知己,唯你一人。可是,我绝不能纳你做妾,让你受辱。

希望你今后觅得良人,终得幸福。从今往后,你是我永远的三妹,我是你永远的八哥。”

张大千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这一生,他辜负过太多的女人。唯独对李秋君,他从不敢有半分亵渎。

张大千曾说:“我与李秋君绝无半点逾越本分的事,就连一句失仪的玩笑都从来没有说过。”

他就像李秋君的兄长一般,不愿占有,只愿给她最周全的守护。

有人说:“喜欢花的人会去摘花,但真正爱花的人却会去浇花。”

原来,真正深入骨子里的爱,容不得半分亵渎。因为爱你,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包括你。

 

如果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张大千和李秋君,便是用自己的一生,为对方诉说着最深情的告白。

李秋君一生未嫁,张大千怜惜她膝下无子,便将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过继给她做养女,成全她做母亲的梦想。而李秋君也视他们为亲生骨肉,尽心教育。

张大千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时常云游四海。妻子不理解他,可李秋君却懂他的想法。她知道,张大千心里一直向往着敦煌,便常常鼓励他前往。

而她,则在家里为他代选门徒,张罗些细碎的琐事,让张大千能毫无后顾之忧地追逐心中的梦想。

而张大千无论身处何处,也时刻不忘李秋君。他每到一个国家,都要收集那里的一点泥土,然后装在信封里,写上“三妹亲展”。

他虽浪迹天涯,却从来不曾与李秋君断过联系。只要在艺术上有些许感受,他都会写成文字,用一封书信传送给千里之外的李秋君。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就这样,李秋君与张大千相依相伴了四十年。

他们虽不是夫妻,却是灵魂上最合拍的伴侣。他们虽然天各一方,但两颗心却靠得很近很近。

读过张大千和李秋君的故事才知道,人世间有一种最爱,叫做成全。

爱一个人,不是为了将他留在身边而折断他的翅膀,而是给予他自由和力量,送他去飞翔;

爱一个人,不是让他在感情里越来越狭窄闭塞,而是无条件尊重他的选择,成全他的野心,支持他的梦想。

 

岁月如梭,转眼之间,李秋君已是年过半百。在她五十岁寿辰时,张大千带着妻子专程从成都来到上海,为李秋君庆贺寿辰。

寿庆宴会上,二人当场合作了一幅《高山流水图》。高山流水遇知音,画作背后的深意不言而喻。

之后,他们又一同到上海的静安公墓看定寿穴,互写墓碑,约定百年之后要邻穴而葬。

那时的张大千已经患上了糖尿病。分别之时,李秋君千叮咛,万嘱咐,劝他要注意饮食,还亲手写了菜谱,交给张大千的妻子。

可谁曾想,这一别,竟是最后一次见面。从此往后,两个人天各一方,再无缘相见。

晚年的李秋君,疾病缠生。张大千不能前去探望,却一刻也放不下这份牵念。

他在给李秋君的信中写道:“三妹,听说你最近缠绵病榻,我心如刀割。人生最大憾事为生不能同衾,而死不能同穴。

我一生曾蒙无数红颜厚爱,然与三妹相比,六宫粉黛无不黯然失色。恨海峡相隔,正是家在西南常作东南别,尘蜡苔痕梦里情啊。”

只可惜,让张大千魂牵梦萦了一辈子的李秋君,终究还是早一步离他而去。

李秋君去世时,张大千正在香港办画展。听到噩耗,张大千老泪纵横,几天几夜滴水未进。

都说人去万事空。可即便李秋君去世多年,张大千也始终无法将她放下。

闲暇之时,身边的弟子常听他念叨着:“三妹一个人啊……”

弟子们都知道,对于师傅而言,李秋君就是那一生难以忘怀的白月光,虽然缘浅,奈何情深。

有人说,这世间有一种深爱,叫彼此牵挂,却不敢纠缠。

在张大千的心中,李秋君便是爱之不得,弃之不舍的人。

爱有多长,这份牵挂与惦记就有多长;生死茫茫,只要爱还在,便是不思量,自难忘。

 

《看见》一书中说:“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对于风流成性、流连花丛的张大千来说,李秋君是他一生中最珍视,最不敢亵渎的维纳斯。他和她,情投意合,心有灵犀,但却一辈子发乎情,止乎礼。

如果说,人生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那么张大千与李秋君的爱而不得,何尝不是这段感情最好的结局。

没有开始,便能永远保持初见时的美好;没有承诺,便永远不会被辜负。

读过张大千与李秋君的故事才知道:

原来,这世上还有另一种深情,无关风月,不问朝夕,只求心心相印;

原来,这世上还有另一种刻骨铭心,不必山盟海誓,不必生死相依,而是彼此成全,彼此珍惜。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男人和女人之间,有没有纯洁的友谊?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