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竹君:姑娘,请嫁给一个让你增值的人

白驹过隙,忽忽近百年,在上海市中心鳞次栉比的楼宇中,有一座历经百年风雨依旧辉煌无限的饭店,叫“锦江饭店”。

当我们剖开历史,才发现这座享誉海内外饭店的缔造者居然是一位青楼女子。

如今,饭店依然屹立在城市中央,而它的创始人,已然不在。

然而,当我们站在岁月的端口里回望,她清醒与孤绝的身影仍旧水意鲜活,呼之欲出。

她叫董竹君,我们都曾被她传奇故事震撼到,殊不知身为女性,她对爱情的清醒和理智,才最值得我们学习。

 

爱情独立,生活自主

《简爱》里有一句话是这样的:“你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

寥寥数语,却十分有力量,这句话用在董竹君身上,相当合适。

她出身贫苦,13岁时被父母卖到青楼抵押还债,却不曾想到,凭借自己“小西施”的容貌,竟让当时的名流夏之时一见倾心,就再也挪不开步伐。

情窦初开的少女,遇到意气风发的英雄,谁都会心动,更何况是身处青楼的女子。

两人便在一来一往中,暗生情愫,夏之时爱董竹君的清丽脱俗,董竹君爱夏之时的雄姿英发。

为了能和董竹君朝夕相处,夏之时决定花钱赎她出来做夫人,但这个决定,被董竹君一口回绝了。

是她不够爱夏之时吗?显然不是,相对于当时爱情至上的夏之时,美丽的董竹君更清醒,也更现实。

当器宇轩昂的夏之时空降到她的生活中,她没有被爱情俘获了心智,没有热血上头,更没有全然不顾,一心扑向他怀里。

相反,她理智而清醒,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好的爱情不是飞蛾扑火式的全盘付出,而是需要独立和自我。

直到夏之时答应了她不做小老婆,送她去日本读书,回国后组成家庭的三个条件,她才抛下一切,义无反顾地跟夏之时走,勇敢地拥抱爱情。

早年在看《董竹君传》时,这个片段一直如鲠在喉,觉得董竹君的做法未免过于自私,真的爱一个人不应该是无所畏惧,共赴天涯吗?不应该是全情投入不求回报吗?

直到自己成家后,才明白董竹君当时的决策有多英明,爱情中的独立,是一个女人的底气。

就像《欢乐颂》主题曲中唱到:

爱的前提是独立, 闪闪发光做你自己。

这种对爱情敏锐的洞察力,别说封建思想仍残余的民国时代实属凤毛麟角,就是放到现代也鲜有人能做到。

正是这一份有分寸的自我,才能让董竹君在未来的生活中步步为营,活成人生的大女主。

西蒙娜·德·波伏瓦说:

婚姻始终是联合两个完整的独立个体,不是一个附和,不是一个退路,不是一种逃避或一项弥补。

恋爱中保持适度的自我,是一个女人应有的清醒。

这一份清醒能让我们在未来的婚姻生活中,有主动权和选择权。

 

隐忍努力,顾全大局

爱情刚开始的模样都是美好的,但经过生活的磕磕碰碰后就会出现裂痕,毕竟都是凡夫俗妇,董竹君和夏之时的婚姻,也曾受到家族的考验。

日本留学归来,董竹君正式住到夏家,那是一个封建大家庭,表面上和和气气,实则背地里勾心斗角。

董竹君生活在夏家大院,每走一步都走得战战兢兢,生怕哪里做不到位,就成了众矢之的。

除了庞杂的家族关系,夏家上至公婆,下至佣人,对她出身青楼的身份诟病不已,觉得她做夏家长房太太会有伤门风,甚至商量着给夏之时重新娶妻。

她一时孤立无援,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果换成别的女人,大概也就是逆来顺受,接受长辈的安排,同意夏之时再娶了。

但董竹君不是别人,她有自己的性格,面对家族的闲言碎语,她没有正面反击,而是隐忍努力,凭自己的聪明机智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想要在这个家站稳脚跟,就要先搞定家里的长辈。

于是,她开始学习缝纫,结绒线、绣花、烧菜、 洗衣……每逢家里来客人,都能将他们招待得如沐春风。

除此之外,她还帮助侄子们读书学习,帮家里总管理账,将整个夏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好在,她的付出得到了家里长辈的认可,这才同意她和丈夫重新拜一次堂,以女主人的身份正式进了门。

对家里的佣人,她也是极为用心,一面把从海外带回来的食品分发给他们,一面尽量和他们打成一片,大度带来了好口碑,家里的佣人从此对她毕恭毕敬。

董竹君用自己的智慧和善良,成功了站稳了夏家女主人的位置。

故事到这里,有了些许圆满,董竹君也曾一度以为自己苦难的生活总算过去了,接下来的日子,能相夫教子,平安顺遂一生也心满意足了。

但是她忘记了,哪怕搞定了家族的大小人物,丈夫不给力,婚姻依旧会破碎。

 

婚姻破碎,及时止损

婚姻中的小磕小碰,都可以用宽容来化解,但三观出现差异,就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1919年,夏之时因为仕途受挫,被解除军职。

少年得志最大的弊病就是生活遭受一点打击便一蹶不振,往日英雄如今赋闲在家,无所事事。

浑浑噩噩的日子里,夏之时染上了抽大烟,赌博的恶习,脾性也大改,往日意气风发的英雄如今变成了一个动辄就拳脚相向的粗鄙烂人。

仕途受阻,生活不顺,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董竹君身上,不管赌钱输了,还是鸦片不够吸,甚至是家里凳子没放好,都能把董竹君骂得狗血淋头。

面对丈夫仕途失意,董竹君也曾想方设法帮助他度过难关,没想到却遭来了夏之时的谩骂。

从神坛跌入谷底,夏之时心智大乱,伴随而来的是对董竹君一系列疯狂行径:臆想、暴打、责备、奚落……

他如同一只失理智的野兽,但凡董竹君出现半点不对劲,就开始咬牙切齿地逼问,甚至她只是和士兵说了几句话,便大骂她不守妇道。

婚姻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摇摇欲坠,更何况夏之时对董竹君已毫无半点夫妻情分,待她如草芥。

董竹君患肺病不得不避居3个月时,夏之时非但没有看望过一次,连关心的言语都没有。

在生第5个孩子时,她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而此时的夏之时在抽大烟,打牌,从头至尾都没露过一面。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孩子不慎坠落,董竹君四处疯狂求医,夏之时却若无其事地在牌桌上挥霍。

一桩桩一件件,把两人的夫妻情分磨得干干净净。

她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他们一起熬过了最苦的日子,却不能在岁月静好里相濡以沫。

莫文蔚在《阴天》里唱:“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但世事无常,昔日的甜蜜与浪漫都已经消陨在无数的冷漠和奚落中,缘分终究还是走到了尽头。

聪明如董竹君,对待烂感情,她拎得清,她明白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才能有绝地逢生的机会。

这让我想起了电视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的女主麦瑟尔夫人。

面对丈夫的出轨,她没有低声下气挽留,而是快刀斩乱麻,积蓄生发智慧的能量,一步步活成自带光芒的脱口秀女星。

而离了婚的董竹君,一心扑在在事业上,在十里洋场运筹帷幄,创办了一个又一个企业,今日享誉海内外的锦江饭店便是她的大手笔之作。

不是所有人的爱情都人生只若初见,董竹君不是林徽因,遇见的不是梁思成般心心相惜的知己爱人。

女人的帅气就在于面对烂关系,能戛然而断,这不是鸵鸟式的逃避,而是正视自己,自我护卫。

 

结 语

董竹君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身上有男儿的果敢与霸气,孤身一人勇闯十里洋场,亲手缔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

但相对于她高不可攀的社会地位,我更喜欢她身为女性对感情的清醒与自知:

即便沦落了风尘,也绝不成为爱情的附属品,这是自我觉醒。

深处夏家大院里,隐忍努力让别人刮目相看,这是聪慧良善。

遭遇婚姻破碎时,及时止损,果断从中抽身,这是自我护卫。

人生漫长,希望我们每时每刻都能保持内心的澄明,慧眼如炬,坚如磐石,做个清醒而理智的人。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董竹君:姑娘,请嫁给一个让你增值的人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