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得到幸福?

素黑说:“真正幸福的女人,必须具备以下条件:

情绪稳定,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充实的精神世界,经济独立不依靠别人,觉知并适当地管理自己的欲望。”

而《飘》里的女主人公斯佳丽正是这样的一位女子。

她的魅力在于她永不放弃的昂然斗志。

在那个风云突变的年代,面对家园被毁、亲人离散、衣食无着,虽然她也曾失望,但她从没有绝望和放弃,

她在变迁的阵痛中勇敢站起来,努力去适应改变的环境,以一种永不屈服的姿态去承担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生活重担。

她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们,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也许会遗失很多美好、遭遇许多挫折,但只要不绝望,不放弃,希望就在前方。

如果她能以更理性和成熟的态度面对自己的爱情与婚姻,我想她的人生会更圆满。

离经叛道,是女性自我觉醒的开始

波伏娃曾说:“一个人并不是生而为女性而是变成女性的。”

曾经在男性社会里,女性渐渐被规训成大家所希望看到的温文尔雅、善解人意。

柔弱成为了女性的代名词,她们只能洗衣、做饭,承担妻子和母亲的责任,而不是独立的人。

而斯佳丽显然是一个特例。

但少女时期的斯佳丽,却展示出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

她不像别的女孩,以男人的意愿为中心,她对约束女性的封建礼教嗤之以鼻,她学不来母亲的细声细语,更无视黑妈妈的絮絮叨叨。

当黑妈妈告诫她:

他们想要的是耗子般的小姑娘,胃口小得像雀子,一点儿见识也没有。如果一位先生怀疑你比他更有见识,他就不乐意同你这位大家小姐结婚了。

斯佳丽却不以为然地说:

“到时候我可偏要照我所想做的去做,说我所想说的话,不管人家怎样不喜欢我。”

她活得自由而率真,像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地讲话,与男孩子嬉戏打闹,行为举止没有一点淑女的风范,甚至还有些粗鲁。

电影中,斯佳丽第一次展露自我是在十二橡树的大野宴上,她向阿希礼吐露自己爱他,甚至向他提出了私奔的想法。

能这样直接了当表露自己的情感,放在现代女性身上,都很难做到。

在她的第一任丈夫查尔斯死后,按照当时习俗,寡妇得穿着阴森森的黑衣服,不能有丝毫流苏的点缀;不准戴花;不准佩戴任何珠宝首饰;不能欢畅闲谈;不能高声大笑;甚至在男人面前,也不能表露出一丝好意。

一般传统女性,会习惯接受命运的安排,像《红楼梦》里的李纨在年轻守寡后,只能把一生精力用在照顾孩子上,在莺莺燕燕的大观园里,早已失去了生命的色彩。

而斯嘉丽却恰好相反,她并不觉得自己年轻守寡就不能唱歌跳舞、不能打扮,她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不公平”。

在为内战而进行的募捐会上,她敢于打破这种“不公平”,与瑞特热舞,成为了舞会上最耀眼的女主角。

斯佳丽向世人展示了她无视道德规范的真性情。

其实对一个女人来说,最值钱的身份不是盲从,而是追求“自我”,

或许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为自己活,才能活得摇曳生姿,活得热切而真实。

不依附,让女人成为生活的主角

卡耐基曾说:“经济独立的女性,自身带着创造幸福的能力,她们不需要取悦和依赖男人。婚姻对于她们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后,南方庄园种植主们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斯佳丽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瑞特在送斯佳丽和朋友回塔拉庄园途中离开时,虽然斯佳丽也很害怕,但在战火纷飞中,她只能挺直腰板,让自己成为朋友的精神依靠。

她费尽心机寻觅到了果腹的苹果,为了给朋友的孩子喂奶,她成功地战胜了自己无比惧怕的母牛。这份沉着、冷静和勇气,令很多男性都自叹不如。

海蓝博士曾说:

所有的光芒都需要时间才能被看见,挺住,意味着一切。

失去了父母依靠的斯佳丽,并没有被窒息的绝望击倒,这反而激发了她体内的所有潜能。不到20岁的她,开始承担起一个家族女主人的责任。

当黑奴管家对她说:

“小姐,地里有一头猪,可是我们是做家务的奴隶,这种事干不了。”

斯佳丽二话不说,拿上绳子就出去套猪。

她这样的一个从小娇惯的大小姐,也开始义无反顾地摘着棉花,干着农活。

她对大妹妹苏埃伦说:“要想吃饭,就必须得干活,否则就饿着,我养不了闲人。”

她甚至独自杀死了入室抢劫的北方士兵。

在塔拉农庄因为税金问题而陷入困境时,她选择和弗兰克结婚保住了农庄。

后来她借助弗兰克的经济支持,办起了木材厂,她不择手段成功地推销了自己的木材。

甚至为了节约开支,不顾众人反对雇佣囚犯做劳工,战胜了其他男性同行,获得了最大盈利,不但拯救了塔拉庄园,还用多余的钱救济落魄的亲戚。

在嫁给瑞德后,她并没有因为嫁了有钱的老公而停止工作,她继续经营木材厂,还开起了酒楼,将所有事业都经营得有声有色。

 

斯佳丽虽是现实主义的利益者和投机者,但同时也是自己生活的主宰者,她为一代又一代女性树立起了独立自强的丰碑。

独立,是女人最大的底气。

不依附的女人,才能成为生活的主角。

斯佳丽不同于寻常的女性,把婚姻作为美好生活的唯一归宿,她能够顺从环境,不断扩充自己的事业,不把男人视为生活中的一切,有胆识、有魄力的她也彻底摆脱了对男人的依附,活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女人的幸福,终归要靠自己把握

等明天回到塔拉庄园再考虑这一切吧。到那时候我就能够忍受了。我明天会想出办法来重新得到他的。不管怎么说,明天是新的一天了。

这是《飘》片尾时斯佳丽的内心独白。

不容置疑,斯佳丽是优秀的,她拥有坚不可摧的内心和旺盛的生命力;

她敢爱敢恨,能勇敢执着地追寻自己的爱情。

她所缺乏的是对爱情成熟和理性的眼光。她的三段婚姻,只不过是她人生的一个又一个跳板,都有着不同的目的性。

与第一任丈夫查尔斯结婚,纯粹是赌气;

和第二任丈夫弗兰克结婚,是为了保住塔拉庄园。

她对待弗兰克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一样,如果弗兰克事事顺着她,她就会对他体贴入微、百依百顺;如若没有,弗兰克就感受不到她一点的温情。

而第三任丈夫瑞特和她是同一类型人,他深爱着她,也看透了她,他始终相信斯佳丽会被自己的爱情打动而爱上自己。

可斯佳丽并没有发现自己爱上了瑞特,她甚至以不想再生孩子为由,拒绝与瑞特同房,固执地追逐着心中的爱情幻象阿希礼。

当他们的女儿骑马摔死后,让瑞特最后的一点念想彻底破灭,因为那个小女儿简直就是斯佳丽的翻版,瑞特把对斯佳丽的爱全部倾注到了女儿身上。

而此时的斯佳丽,却丝毫不体谅瑞特的情绪,反而对瑞特恶语相向,怪他对女儿过度骄纵和放任杀死了女儿。

当朋友在弥留之际告诉斯佳丽,瑞特才是最爱她的人,这才让斯佳丽恍然醒悟:

原来自己一直爱着瑞特,这些年来,自己一直靠在瑞特这堵爱的墙上,不知不觉已把他视作了自己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而彼时的瑞特已生无可恋,无论斯佳丽如何挽留,都断然不愿回头。

两性心理学专家鲁贝尔曾说:

“在生活中,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在感情面前,特别执着,她们忘记了人生有时候需要放弃。她们固执地为自己过去所拥有的东西而沉迷,全然忘记了人生之中还有很多即将出现的美好。

因为她们固守着心中的执念,所以她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究竟是对还是错,而只是一味地坚持。

我们不可否认斯佳丽对爱情的执着,我们需要相信爱情,但如果我们不能冷静审视自己的情感,分不清是不甘心还是真爱时,就容易陷入爱的泥潭。

爱情不是儿戏,婚姻需要经营,女人的幸福终归需要自己把握。

如果斯佳丽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能够更加成熟面对自己的情感,她的婚姻和爱情定会顺遂很多。

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生活不可能十全十美,任何时候,它都伴随着我们无法改变的缺憾。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的心境,让自己一步步由青涩蜕变到成熟。

是呀,其实有时候痛苦也是一种收入。一个认清自己内心的斯佳丽,一定会像当初完成每一次挑战的那个小姑娘一样,重新收获自己失去的幸福,不是吗?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飘》: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得到幸福?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