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生离死别,方知团圆难能可贵

2020年伊始,突如其来的疫情就给我们上了一堂课:

你以为生活的痛苦就是眼前的苟且,殊不知人生最难是在你苟且时连安慰你的人都不在了。

湖北黄冈的孙亮,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忍不住哭了。

1月中旬,他的父母相继染上新型肺炎。

可他却被困在省外,有家回不去,有心却无能为力。

他想尽了各种办法,面临的却依然是母亲在ICU里维持生命,而原本还算健康的父亲已经走了。

军人出身的父亲临走前隔着电话说:“好的,战斗吧。”

这是场战争,父亲却输了。

眼含热泪的孙亮再也没能见到父亲。

这让我想起最近朋友圈的一个问题“疫情结束后,你最想见的人是谁?”

有一个高赞回答是:我就想回家看看爸妈,好好陪他们吃一顿饭。

以前总觉得,无论什么时候回家,爸妈都会在车站口等我。

可现在才发现,等待经不起意外,别让等待阻拦了相遇的幸福。

回家的路那么近、那么远

你有多久没回家了。

仔细想想,上一次和我妈见面还是在一个多月之前,一个多月与只能过年才能回家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可事实上,我离妈妈家只有2个公交站的距离。

四年前我刚大学毕业,非要南下闯一闯,那段时间我俩经常吵架,我说她根本不理解我,她吼我异想天开。

直到后来外公去世,我和妈妈视频,才发现她苍老了许多,我也突然意识到:或许爸妈也到了需要我们陪伴和照顾的年纪。

想着爸爸私下和我说的话:其实你妈,也是心疼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在外不容易,我们离得这么远又帮不上你什么。我心一酸,辞掉工作回了家。

回去后我想着,反正离得近,一定要经常回家陪陪他们。

是啊,回家的路并不远,可是回家的路又很远。

当加班、饭局等各种事情来临的时候,我只能隔着冰冷的屏幕说抱歉,反过来还要妈妈安慰我:没关系,忙点好,要照顾好自己和小家,我和你爸挺好的。

这次突然袭来的疫情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我和父母之间的距离这么近,却又那么远,也让我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多多关心父母。

直到现在,我每天窝在家里,顾着小家,却格外担心爸妈。

曾经看过一段话:

假如父母再活30年,假如自己平均每年回家1次,每次5天,减去和朋友聚会,应酬,睡觉等时间,真正能陪在父母身边的大约24个小时,30年总共才720个小时,差不多是一个月的时间。

而据统计,中国目前1.69亿60岁以上老年人中,约40%以上子女不在身边,而身边的游子,若每年过年回家一次,这一生和父母见面的机会可能不到50次!

别把一个个“回不去”,变成“对不起”;也别把“对不起”,变成“追悔莫及”。


父母的孤单很难说出口

网上最近有个视频,一个女孩回家过年,把猫留在了出租屋。

刚开始的时候,小猫咬会玩具就坐在门口发呆。后来她发现通过一个小圆钮可以听见女孩的声音的时候。便每天蹲在摄像头前,有时还会去舔一舔镜头。

女孩回去后,小猫寸步不离,连上厕所都要跟着。

到现在我都记得那只猫的样子,好像在说: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仔细想想,父母何尝不是这个样子。

我记得单位曾经有一次研讨课题时,王姐的电话响了,里面传来一个很温柔的声音:要好好吃饭,再忙也要注意身体,不要老是订外卖。

电话那边还没讲完,就听见王姐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在忙呢,先挂了。

旁边的人笑了笑说:肯定又是你妈妈吧,没事,我们都习惯了。

当时我也笑了笑,觉得王姐的脾气实在有点不好。

可最近疫情严重,我给妈妈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她却嫌我啰嗦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戴口罩、勤洗手”和她的“别熬夜,少外卖”一样,都是源于对对方的担心和在乎。

我们在忙碌的时候,总是考虑自己,可却忽略了对待父母的态度和语气,殊不知,在那些我们觉得啰嗦的背后,其实都是父母最真、最深的爱。

你知道当你不在家的时候,父母都在干嘛吗。

知乎上有个高赞评论说:我永远忘不了那条短信,我妈说,你爸不在家,猫在陪我吃饼干。

短短一句话,却让我感觉到了这位妈妈的辛酸和孤独。

我们总是像个探路者一样去探索这个世界,但是我们忘记了,我们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才有了今天的眼界,也是因为他们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我们,我们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所以,多给父母一些关心,也多给他们一些耐心,当他们再联系我们的时候,不要觉得是麻烦,也许是他们真的很想我们了,也许是他们真的遇到解决不了的事了,像小时候他们对待我们一样,因为在我们看不见的背后,都是父母藏着的浓浓的爱。


活在当下,珍惜和父母的缘分

龙应台曾说过: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而更让人难过的是,有的人甚至连目送的机会也不再有。

之前因饰演《锦衣之下》又再次大火的演员谭松韵,就不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2019年元旦,谭妈妈遭遇严重车祸,谭松韵第一时间赶回家照顾,望着病床上的妈妈,她拼命祈祷:妈妈,只要你能醒来我愿意拿一切去换。

可惜老天爷没有同意她的请求,谭妈妈最后还是走了。

本就是致命的打击,无良媒体还在这时候造谣,将谭松韵之前和欧豪吃饭的事情,说成了是发生谭妈妈住院期间。

一时间,不明真相的网友都来指责谭松韵,而她没有澄清,也不想澄清。我想让她最难过的应该不是网友的指责,而是不想面对残酷的事实:妈妈的确不在了。

直到6个月后,谭松韵做客蘑菇屋,吃饭时,大家都在分享自己的愿望,轮到谭松韵时,她再也忍不住落下了泪,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希望自己能梦到妈妈,希望妈妈下辈子能成为我的女儿!

妈妈,如果你能听到,我希望来世换你做我的女儿,换我来疼你,照顾你。

这时候大家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两个月前,谭松韵在自己的微博说:晚安,愿长夜有梦!

本该像寻常母女一样享受亲情的两个人,现在却只能企盼着在梦中相见。

曾经听过一句话: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在一起,唯有父母之爱指向别离。

从我们呱呱坠地那一刻起,便开始了自己的人生旅程,父母可以陪伴我们度过第一段旅途,而当我们渐渐长大,渐渐开始自己的生活,学校,社会,朋友,工作,爱人,异乡……我们便一点点拉开和父母的距离。

有的人幸运,能和他们有几十年的缘分;有的人却只有十几年甚至几年的缘分,不论怎样,我们都注定渐行渐远。

而剩下的时间里,你还能有多少时间来珍惜彼此之间的这段缘分呢。

写在最后:

从武汉疫情爆发到现在,死亡数字一直都在上升,在这个黑色的数字背后,是一个又一个家庭的心碎。

一直在一线救治的医生冯金玫,在和丈夫视频通话时失声痛哭。

爸爸去世,自己不仅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甚至都不能回去送一送爸爸。

没有办法,因为病人还等着救治。

所有的眼泪都只能化作朋友圈的一句:爸爸一路走好。


而流完泪水,还要继续投入工作,因为有千千万万的爸爸们还在等着我去救治,他们的女儿还在家等着爸爸回去。

在日本茶道里,有一个很经典的词叫:一期一会

意思坐在一起这样喝茶的机会,或许一生就只有一次,所以喝每一杯茶时都要抱着感激的心,格外珍惜。

人生无常,普通人的生活也蛰伏着无数的未知和意外。

常言道: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你现在觉得不在意的今天,或许就是你苦苦奢求的昨天。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打打电话,多珍惜当下。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见过生离死别,方知团圆难能可贵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