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失去不回微信的借口

你知道疫情对微信聊天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吗?

对我来说,是发现,那些没有及时回复的微信消息,再也没办法用“最近太忙了”来掩饰了。

毕竟很难再找出一个比这更闲更长的春节假期了。

也因此,对于一些人际关系,我也有了新的认识。

阿裕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是属于那种平常联系不多但必要时都会立刻出现的朋友。

我给她发搞笑段子,她能很快get到笑点并立马回应我,我俩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对方正笑得前仰后合。

毕业之前,我们都曾坚信这种默契会一直持续下去。但工作以后,我们在不同的城市有了自己的交际圈,我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次地因为“最近很忙”这样的理由变得越来越少。

记不清是从哪一次的聊天开始,我和她之间的对话像隔着中美时差一样,每隔12小时才收到她的回应。

有时候聊了三天,我们终于有了三句对话,然后我都已经忘了我最初为什么要找她。

最常见的场景就是,我看到好笑的沙雕新闻,第一时间转发给她,经常过了很久,直到这条对话框在微信首页沉下去的时候,我依然没有收到她的回复。

后来,在我几乎快要忘记分享过这条消息的时候,她才迟迟地发来一串“哈哈哈哈”,并附上一句淡淡的道歉表示自己最近都在忙,没有看到消息。

但每当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将不可避免地走向沉默时,她又会突然发来问候的消息。

所以每次我都会打消之前的顾虑,重新坚定起我们在对方心目中仍然占据着很重要位置的信念。

尤其是在生日当天的零点,意外地收到她发来的生日祝福时。

所以,我总是会在心里安慰自己,我们的疏远只是暂时的,只是因为彼此的工作太忙了而缺少沟通的时间,而我们深层的友谊并没有变,当我们都空闲下来的时候,这个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于是在放假前的很多天,我们就约定好了放假以后找时间聚一聚,但随着疫情的加重,这个计划最终被取消了。

取消聚会的失落本该是短暂的,但这样的心情却在足不出户的日子里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原本以为,虽然聚会取消,但好在我们也可以有很多时间用来聊天,忙碌不会再成为我们之间联系的阻碍。

但就在我们不得不宅在家里,哪也去不了的同时,我们之间的联系并没有因此变得频繁。

看春晚的时候,我给她发“陈伟霆好帅啊!”

本以为她会和我一起在屏幕上打出一排尖叫,没想到春晚结束了我还是没有收到回复。

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才发来消息说自己昨晚很早就睡了。

我敲了一个嗯发了过去,想再说点什么,又打消了念头。

后来的很多天里,我看着她不超过三位数的微信运动步数和逐渐被其他消息挤到屏幕下方的“阿裕”这个名字,失落感又一次填满了内心。

直到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把我们之间关系的日益疏远归结成彼此工作都太忙了,只是一种我不想接受疏远这件事实的自我安慰而已。

当这个借口第一次被说出口的时候,或许我们都愿意用最大的理解去包容对方,但时间久了,耐心总有耗尽的时候。

成年人的友谊,大概就是这样被消磨的吧。

我忽然想到,我对阿裕的看法,会不会是我的父母对我的看法呢?

毕竟那种敷衍和不够真诚,不也是离家上学工作之后,我对父母常有的态度吗?

他们是否也曾因为我们不愿意陪伴他们而编造出的借口感到过伤心呢?

在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我想起自己在外地工作的时候,有过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

直到有一天,我爸主动打来电话问我最近生活得怎么样,怎么这么久都没给家里打电话时,我愣了几秒,然后有点心虚德回答他“最近工作挺忙的,都忘记给你们打电话了。”

实际上,是因为太懒了。

那通电话以后,还有一次,我以“太忙了”作为不回家的借口,实际上是偷偷和朋友去外地听了演唱会。

在向往自由的年纪里,我们很难体会到“需要陪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直到我在网上看到一段关于“突然回家,家人的反应”的视频时,我才对那种情感有了一些体会。

当然,就算明白这些道理,可很多时候,我们还是很难保证自己一直在做着该做的事情。

今年过年,因为疫情不能出门的这段日子,和家人相处的时间虽然比往年都要久得多,但在这期间,我不是对着天花板发呆就是抱着手机刷新焦虑值。

直到假期快结束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这段我称之为“无聊透顶”的空闲期,在父母眼里其实是十分难得的我能够陪伴他们的时光。

这一次,不要再把“我太忙了”当作回避亲密关系的借口了,好好地和亲人和朋友聊聊天吧。

或许能让你发现,哪些人对自己最重要。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当我失去不回微信的借口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