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胶》:男人的态度,决定了家庭的幸福

据民政局统计,从2003年起,我国离婚率连续15年上涨。

尤其是2019年,在前三个季度全国登记离婚数已经超过310万对了,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5万对。

甚至,所谓七年之痒已提前到了三年。为什么离婚率会逐年上升呢?十几年前的电视剧《双面胶》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在这部剧中,婆媳矛盾,亲家大战,家庭暴力,经济、孩子等等,把婚姻里会出现的一切问题,都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当初看这部剧的时候,总觉得最坏的是这个婆婆,把孩子们的家折腾得没有了家的样子,可是多年后,抽丝剥茧,才发现,这部剧中悲剧的最大源头,其实也是看上去是受害者的亚平。

作为丈夫、儿子,他面对婚姻、家庭的态度,才促使这一系列悲剧发生。

婚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什么态度,它就会以相同的态度回馈给你。

不要把伴侣和父母放在一起比较

上海本地姑娘丽鹃和东北农村小伙亚平结婚了。在丽鹃爸妈的帮助下,小两口买了房办了婚礼。

在婆婆没有来之前,丽鹃是幸福的,丽鹃会撒娇也会使唤人,两个人在家中的分工很明确,和谐又温馨。在外人看来,亚平就是典型的“别人家老公”。

只是,婆婆来了后,亚平就不再“暖”丽鹃了。

提起公公婆婆要来的时候,丽绢是欢迎的,只是亚平却是在公婆快到上海的时候,才告诉丽鹃的,还要求丽鹃临时放下手里的工作,和自己一起去接人。

“单位的事,再大也是小事,自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婆婆来了以后,亚平再次享受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早起有挤好的牙膏,晚上有放好的洗澡水,当然,这是母亲对孩子的疼爱,无可厚非。

但再次被照顾后的亚平在妈妈走后不习惯了,面对还在坐小月子的丽娟,亚平抱怨丽鹃不给他烧洗澡水、不会准备衣服。

在亚平的心里,把母亲和妻子放在了一个位置上去比较,他开始希望妻子可以向母亲学习。

甚至,他觉得妻子是可以退让的,在自己的母亲面前,和自己一样俯首帖耳、低眉顺眼,这才是一个妻子应该做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在遇到冲突的时候,亚平总是无条件站在母亲的一面,总是希望丽鹃可以忍耐。

可女人想要的,是你对她的看重。当她感觉到你对她的爱护之心时,她才会心甘情愿替你着想。

一开始,丽鹃还忍着,在婆婆总是有意无意抢亚平的注意力时,丽鹃背地里对亚平说:

“你心里,你妈的位置比我重要。我要吃醋的。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就只能宝贝我一个。”

只是再怎么说,亚平都没当一回事,依然会在母亲和妻子之间,选择听母亲的。

在发现亚平并没有重视自己的时候,丽鹃的心凉了,想要做一个好媳妇的心也被压下去了。

就这样,丽鹃断绝了融进这个家的心:

这个家里,自己像个客人,在亚平他们三个中间,自己犹如隔着一层玻璃,虽然看得清楚,却水泼不进。

 

当然,如果自己愿意,绕过那层玻璃,是可以将水泼进去的,其结果更有可能是他们家包括自己都全身湿答答。

 

就这样远观挺好,既不远又不近,既不亲又不疏,既不冷又不热。

一个男人,只有分清母亲和妻子的角色区别,就不会把她们放在一起去比较。

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妈宝丈夫,一不小心,就让母亲伤心,妻子寒心。

婚姻里,你撒下什么种子,就会收获到什么。

不要在父母说伴侣的时候无动于衷

“公公一如既往地甩着两只手在前头走,留下婆婆拎着大包小袋,滴里嘟噜得腰都直不起来,一路小跑跟着。”

丽鹃在火车站接公公婆婆时看到的这一幕,丽鹃很心疼婆婆,赶紧去帮忙拎东西。

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见惯了自己丈夫大男子主义作风的婆婆,看着丽鹃和儿子的互动,心里各种不舒服,便想像当初自己的婆婆对自己一样,调教丽鹃。

儿子给丽鹃盛了一碗饭,婆婆立马拉长了脸;丽鹃把自己碗里吃不完的饭给了亚平,婆婆连一口饭也咽不下去了。

丽鹃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让婆婆不满了,还是习惯性地把瘦肉咬下,把肥肉丢进亚平的碗里,或咬一口饼干,把剩下的塞进亚平的口中。

每到此时,婆婆看丽鹃的目光里,都含着怒火。但因为才开始和儿媳妇相处,老太太也只是在背后说媳妇的坏话:

你哪能那样惯你媳妇儿?都没个形了。天底下只有女人吃剩饭的,你一大老爷们儿,咋吃她口水呢?那也不干净呀!”

 

这是家风!男人在家是被供的,哪能那样作践?我就是不许!至少当老人面儿不作兴!瞧她那样儿,还叫你给盛饭,她那两手空着干吗来了?贱贴贴的。

 

下次她再这样我就拉下脸说她了啊!到时候别闹得不愉快。你回去说给她听。老婆,那得教育!

而亚平呢,每每听到这样的话,都只是一咧嘴,不吱声。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男人,他并没有极力纠正母亲“男尊女卑”的理论,反倒是被说服了的。

老太太不只在背后说,当着丽鹃的面,也会旁敲侧击,有一次,老太太做了一盆红烧肉,几天没有吃肉的丽鹃吃得很欢快,老太太又不高兴了,随着丽鹃每多吃一块,老太太的脸色就越凝重,直到阴转雨。

然后在亚平夹了块肉给她的时候说:

“妈不吃。妈不馋。妈少吃一口,你们孩子就多吃一口,这就是当妈的心。”

这话很明显是说给丽鹃听的,但是亚平什么都没有说;后来在婆婆刻意要给丽鹃立“规矩”的时候,亚平也什么话都没有说。

每一次,男人的沉默看上去是为了家里更加和平,实际上,都是把妻子推出去和母亲单独较量。

所有的婆媳关系,说到底,都是夫妻关系里的一部分,夫妻关系处好了,婆媳自然就没有矛盾了。

为了让亚平高兴,本想和婆婆和睦相处的丽鹃,终于打消了所有的念头,打算用“躲”的方式来不和婆婆正面冲突。

家对她而言,也就是个客栈,晚上去睡一下,早上通过一下过道,礼节性地喊一声‘妈’就从婆婆身边快步擦肩而过,喊的时候甚至避免目光的直视以避免正面冲突。

在婚姻中,把对方逼得落荒而逃,并不是胜利,而是失败的开始。

亚平对丽鹃的不维护,并没有让婆婆如愿地改造丽娟,反而把丽鹃越推越远。

任何一种暴力,都是对人心的伤害

在我们所知道的家庭暴力中,肢体暴力和精神暴力,同样都会给感情一记深刻的耳光。

当丽鹃和亚平的感情渐渐偏离主线的时候,亚平企图用冷暴力的方式来换取丽娟的妥协。

每一次丽鹃和婆婆有了争执,或者是婆婆又在私底下数落了丽鹃,亚平就会在当天晚上选择沉默,给丽鹃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

在婆婆以“男人的身体不能熬”为由,要求丽鹃和自己轮流陪床看护公公的时候,丽鹃气不过她只心疼自己的儿子,拒绝了在医院为公公陪床。

那天晚上亚平又采用了冷暴力:带着敌对的情绪来抵触、逃避问题,用自己冷漠的行为来表示对丽鹃的谴责。

这样的冷暴力,的确折磨着丽鹃,丽鹃开始怀疑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不是还存在,她对亚平的信任和依赖开始直线下滑。

而亚平在发觉自己的冷暴力可以牵动丽鹃的情绪时,他居然还产生了成就感,觉得他终于不被丽鹃“踩在脚下”了。

可婚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妻子对丈夫不再依赖,丈夫对妻子不再爱护。

亚平的暴力并没有停留在精神上。

“胡丽鹃!我杀了你!!!”

亚平一跃而起,一把掐住丽鹃的脖子,铆足了劲按下去,丽鹃的后脑勺狠狠地被砸在墙上,丽鹃并不反抗,甚至没有踢和挣扎,脸色很快就紫了,绝望而幽怨地翻着大眼睛看着亚平,眼白越拉越大。

这一次动手,婆婆晕了过去,丽鹃从家里搬了出去。

亚平看着一切无可挽留,目露凶光,追着丽鹃喊:

“要走你走,这个家,还有我妈,还有我儿子,还有我,都得留下,你给我滚出去!

丽鹃嘴不饶人,李亚平说不过,便冲过去把丽鹃一把扑倒在地,拿拳头使劲砸下去……

这一次,婆婆再次进了医院,孩子从楼上掉了下来……

男人觉得自己很委屈,自己一直都忍着,是妻子把他逼成这样的。殊不知,他所谓的“忍”就是逃避、不作为。

如果从一开始,他选择的不是“忍”,而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那婆婆和妻子的内心,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怨恨?

而在婚姻里,暴力一旦出现,人心就再也回不来了。

周国平说:

好姻缘是要靠珍惜保护的,珍惜便是缘,缘在珍惜中,珍惜之心亡,则缘尽。

爱情是婚姻存在的前提,珍惜是婚姻长久的条件,当家庭中出现暴力,那份想要携手白头的执念,也就逐渐消失了。

这世上没有无冲突的婚姻,也没有不吵架的夫妻,但有人越吵越甜蜜,有人越吵越寒心。

这结果,就是由男人对婚姻的态度决定的。

婚姻中的相处方式千面千样,但幸福的婚姻里,必定有男人对妻子珍惜的态度。

这样的男人,才可以经营好婚姻。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双面胶》:男人的态度,决定了家庭的幸福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