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我居然活到了下半年!

2020年过去大半,你对这半年有什么感受?

我最大的感受,只有两个字:魔幻。

这几天,看到好几则新闻:

维密宣布破产,拟关闭250家门店;

耐克单季巨亏50亿,宣布将进行裁员;

迪士尼英语关停,季度利润暴跌93%……

新冠的动态,也时刻牵动着人们的心:

北京20天内确诊328例,全球新冠确诊超1000万例。

全国上下仍被裹挟在疫情的寒流下。

有个网友总结这半年来的感受:

去年年底,我裸辞完走在街头上,晒着和煦的太阳,心想:

工作辞了还可以再找;人不开心了,得好久才能缓过来。

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世界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自己,也迎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2020年,不仅仅是难,而是难上加难!

昨天,一个关注我两年的读者@rose,在后台问:

乔,我是一名应届生,工作找了5个月还没找到。

去年秋招没找到合适的,春招又赶上疫情。

想到同学都找到了实习,我就焦虑得不行……

看完rose的经历,我十分揪心。

本想要安慰她几句,却又觉得安慰很无力。

疫情下,求职对毕业生来说,确实是个大难题。

前不久,猎聘发布了一则《2020应届生春招求职报告》:

今年高校毕业应届生达875万,7成毕业生尚未签约;

应届毕业生就业签约情况分布图

企业对应届生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了22%。

今年的应届毕业生,真的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既要面对招聘需求降低的残酷现实,又要面临巨大的求职竞争压力。

前天看到一篇文章,写了一个毕业生“坎坷”的求职经历:

志成(化名),是湖南的一名本科生。

大学读农业专业,毕业后,跨专业考文学研究生。

但考了两年都没考上,于是来到北京找工作。

一开始,他想做英语培训老师,但机构还没复工。

于是他又投了在线教育,但面试结果又不太理想。

后来他又找采购、销售等工作,可要么被人拒绝,要么自己觉得没前景。

面试了20多家公司后,还没找到工作的他慌了。

情急之下,他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应聘北京师范大学的保安。

当保安包吃包住,月薪3000元,还比较稳定。

可干了一天,他就对这个职业望穿了头,于是离职了。

在这些岗位挣扎过后,志成依旧十分迷茫。

他现在对工作的要求,就是能让自己独立生活。

如果还是找不到,他可能就要回湖南去找机会了……

志成的经历,触动了很多人。

疫情环境下,求职碰壁成了一种常态。

我也是从校园出来的职场人,所以我能理解rose和志成的处境。

求职难、选择少、竞争大,这些都是应届生迷茫和焦虑的原因。

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要稳住自己的心态。

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可以先做做兼职;有工作但不喜欢,也别急着裸辞。

当下最重要的,是先挣钱养活自己,再去做其他的决定。

如果说年轻人的难,是苦涩的凉茶;

那么中年人的难,则是五味杂陈的中药。

几个月前,一个做旅游业的朋友跟我聊天。

她做的是出境领队,每年在世界各地跑。

疫情来临后,出入境业务被暂停,复工遥遥无期。

她和同事们除了互相打气,什么也做不了。

然而没多久,她所在的旅行社就倒闭了。

她在家里哭了三四天,哭完就叹气,越叹气越焦虑……

房贷要还,生活费要支出,还有父母要赡养,什么都要钱,这可怎么活啊?

最近看她在朋友圈做微商,我试探地问她,做得怎么样?

她回我:

赚的不多,能维持生活吧。至于旅游业,形势依旧严峻……

还有个做幼师的朋友,和我分享了一个经历:

她在广州一家托育中心上班,工作有5年了。

主要工作是帮父母照看、教育6岁以下的孩子。

本来工作挺稳定,她也对薪资很满意。

谁知道疫情的冲击下,整个幼师行业受到重创。

为了避免感染,父母都自己带起了孩子。

因此,托育中心几乎没有收入,经济压力非常大。

春节隔离的这几个月,公司才发了2500元的生活补贴。

她的同事们,辞职的辞职,转行的转行。

唯独她,还不想放弃这份工作,但是又十分迷茫……

在网上看到一个女生的真实经历:

她在北京做健身教练,平时靠学员培训拿提成。

在大城市打拼了几年,她终于在成都买了一套房。

疫情爆发时,企业财政紧张,所有门店关店。

她顿时失去了生活来源。

本以为这是最惨的局面了,但她又接到了母亲脑梗的电话。

在疫情和母亲病情的双重打击下,她几乎一夜白头。

后来冷静下来,哭解决不了问题。

于是她和老公商量后,先回老家带母亲住院、治病。

当时医院正在接收新冠患者,她害怕母亲被感染,只好延迟手术。

虽然延迟手术对母亲病情有影响,但也无能为力。

后来,她找了一份线上销售的工作,一边办公,一边照料母亲……

在疫情的肆虐下,各行各业都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损失。

每个普通人,也被卷入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

无论是公司倒闭、停工还是裁员,都是对我们生存的巨大挑战。

但只要我们还活着,这场战役就还有胜利的余地。

说完中年群体,我还想说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群体:底层人民。

一场疫情,让多少底层人民的生活陷入了绝望。

网友@宋贵萍曾讲过一个故事:

一次,她和地铁站附近的农民工大爷聊天。

令她惊讶的是,58岁的大爷,每天睡在高架桥下。

为的就是等工地上的工人来找他干活。

按照以往的经验,最多三四天就有人给他拉活。

但这次,他在高架桥下睡了一个月,都没有人来找他。

问他为什么不回家?

他说,家里土地承包给别人种花果苗木,回去没事干。

另一方面,儿子的婚房还没着落,他想要赚多点钱再回去。

说到疫情,他不禁感慨:“今年找工太难了!”

不仅民工不好过,种植业的农民们也很难。

疫情原因,公司延迟复工,学校延缓开学。

于是,实体店的生意受到极大的影响。

鲜花市场里,农民辛苦种了一年的玫瑰,因为没有销路只好当场丢弃……

广西的一个果农,看着地里成吨的砂糖橘没人收购,崩溃得趴在地上痛哭。

这个收成可能是孩子的学费,也可能是全家人一年的收入……

养殖业,也不比种植业好到哪里。

45岁的养蜂人刘德成,因为疫情被困云南,无法带着蜜蜂赶场。

结果错过花期,蜜蜂死了一大批,一年的收入全部葬送。

不堪压力的他,用一根麻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令人痛心的是,他本打算用这笔钱拿去照顾患病的父亲。

可现在,人没了,希望也没了……

微博上,一个网友哭诉:

家里养的大鸡、小鸡有28000万只,都要被饿死了。

疫情关系,市场封闭,鸡卖不出去,饲料买不进来。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鸡饿死,一分钱也拿不到……

疫情的到来,让本就贫苦的他们雪上加霜。

我想起了里昂与马蒂尔德的对话:

人生总是这么苦吗?还是只有童年苦?

总是这么苦。

多少底层人民,辛苦劳作一年,却分文无收。

悲痛,像一条鞭子抽打在他们身上。

看到这样的经历,我也替他们难过。

但令人欣慰的是,我们还是能听到不少好消息。

比如,直播的推广,让农民可以轻松卖掉农产品;

比如,“摆摊经济”的提倡,让每个人有机会赚取生活费;

比如,就业政策的推行,让贫困务工者获得就业帮助,领取相关补贴……

灾难面前,我们都不是孤岛。

我们要坚信,生活再难再累,一切都会过去。

前两天,看到一则新闻:深夜的街头,车辆川流不息,一个大叔却坐在马路中央。

有人走过去询问,大叔立马崩溃大哭:生活太难,太累了!

旁人劝说了十来分钟,大叔终于想开,决定不再轻生……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但就像诗句里说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前不久,一位在东莞打工的吴大哥,因为所在工厂倒闭而失业。

为了告别生活17年的城市,他在图书馆留言:“虽万般不舍,然生活所迫,余生永不忘你。”

没想到他的留言经过网络传播,引起了东莞有关部门的重视。

隔天,东莞人力资源工作人员联系上他,并为他提供了就业帮助。

经过面试,吴大哥又可以留在东莞工作。

吴大哥的故事,重燃了很多人对生活的的希望。

凌晨两点的亳州街头,一个外卖小哥在路口睡了15分钟。

民警看到后,出于安全考虑喊醒了他:“小伙子,是不是累了,累了就回家去睡觉吧。”

生活不易,但总有人在默默关心你。

2020年,是魔幻的一年。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我们所有的计划。

人与人交流,不仅要戴口罩,还要保持距离,和朋友见面都是奢侈;

学校一再延迟开学,师生交流靠视频,毕业照拍不了只能抱憾离校;

为了避免接触感染,各大行业不得不关店停工,经济接连遭受重创……

这一年,所有人都太难,太难了!

但是,你也能看到,生活也正在慢慢步入正轨。

新冠确诊病例逐日降低、线下门店开始复工、街上菜市场恢复往日生机……

人生很苦,但就像王尔德说的: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握好当下的每一天。

该学习学习,该锻炼锻炼,该工作工作。

搞好身体,努力赚钱,这是我们生活的动力。

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摘掉口罩,畅快呼吸清新的空气;

也可以和朋友去影院看电影,去KTV唱歌,去各地旅游……

最后,把中岛美嘉说过的一句话送给你:

为了描写浓烈的希望,就必须先描写深层的黑暗。

在最黑暗的那段人生,是我自己把自己拉出深渊。

没有帮我的那个人,我就做那个人。

要相信,我们总能看到人间最美的风景!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2020,我居然活到了下半年!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