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词人”晏殊:每个人,生命中都有3张面孔

在北宋文学史上,有一位著名的“宰相词人”。

他5岁时,便熟读经史,下笔成章;

14岁,以神童入试,赐进士出身;

18岁,任光禄寺丞;

此后,更是一路开挂,最终官拜宰相,富贵一生。

这个人,就是晏殊,那个写下“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风流才子。

人在官场,身居高位,晏殊虽然表面上风光无限,其实却高处不胜寒。

也正因如此,他才有了不同的面孔:

对待上级,隐智藏锋;

对待朋友,自在洒脱;

对待家人,情深不移。

一张面孔:对上位者,隐智藏锋

《菜根谭》说:“藏巧于拙,用晦而明。”

也许从走进官场的那一天,晏殊便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而且还做得恰到好处。

在早年,晏殊曾被皇帝选为太子伴读。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恩旨,晏殊曾在心里揣测了无数遍。

诚然,他才华过人,但汴京并不缺乏俊杰,皇帝为何偏偏选中自己呢?

这让一向与世无争的晏殊,担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是皇帝听说馆阁大臣们都热衷于游乐宴饮,唯独他晏殊闭门读书,所以才破格提拔了他一下。

当皇帝问他,为什么不与众人一同游乐饮宴时,晏殊诚恳地对皇帝说:

“臣并非不爱宴游集会,只是因为没钱挥霍。臣若有财力,也一定和他们同去了。”

就是这样笨拙直白的一句话,既回答了皇帝的问题,也没有得罪那些游乐饮宴的同僚。

愚昧之人,总把智慧放在嘴里,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本事;而真正的智者,往往懂得把智慧放在心里。

晏殊曾在《解厄鉴》中写道:“锋者,厄之厉也。厄欲减,才莫显。”

处世的最大智慧在于“隐与匿”,含蓄不露,才最有力量。

乾兴元年,宋真宗病逝,留下他的皇后刘氏和太子赵祯。

由于新皇年幼,刘太后便开始垂帘听政,朝堂也因此分成了两派:寇准等人严辞反对太后听政,要求还政于皇帝;而宰相丁谓一派则想趁机独揽朝政。

一边是权势熏天的刘太后,一边是大义所在的新皇帝,就在朝臣纷纷站队时,晏殊却选择了“装透明”。

或许他有自己的考量,或许他始终抱着明哲保身的态度,总之,他两不相帮,始终不肯趟这浑水。

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晏殊虽然选择沉默,但朝堂风云还是将他卷了进来。

迫不得已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向朝廷提出一个“中庸”的建议:

所有向太后奏事的大臣都需隔帘汇报,如此一来,既避免太后任人唯亲,也避免大臣蛊惑圣上。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有人批评他圆滑世故,有人不忿他清闲无为,还有人说他一身媚骨。

可他们不知道,这正是晏殊的处世之道,也是他的本事。

晏殊周旋官场多年不倒,靠的就是这“隐智藏锋”的本领。

藏锋,是功成不居的谦逊,是踏实守拙的内敛,更是修身养性的境界。

锋芒毕露,只能享受片刻的“绽放”,隐智藏锋,才可获得永恒的荣光。

第二张面孔:对待朋友,自在洒脱

在朝堂之上,晏殊是一位“隐智藏锋,明哲保身”的沉稳宰相;

而在生活中,他却是个自在洒脱的风流才士。

缺乏真正的朋友,是最纯粹、最可怜的孤独;没有友谊,这一世不过是一片荒野。”

晏殊真正的朋友并不多,一来是他常年身居高位,难以深交;二来,他为人自矜清高,难免让人不喜。

但有两人称得上是他的至交:王琪与张亢。

对待官场上的同僚,晏殊圆滑有礼,冷眼相看;而对于这两位至交好友,晏殊却拿真心真情相待。

王琪,是晏殊相见恨晚的诗友。

有一年暮春,他们二人于湖边对坐,晏殊忍不住感慨说:“每得句或弥年不能对,即如‘无可奈何花落去’,至今未能对。”

谁知王琪朗声而笑:“似曾相识燕归来。”

这联句浑然天成,巧夺天工,晏殊不由得大喜过望,心中也生出了敬佩之情。

从这以后,他和王琪的关系日益密切,不仅常常在一起赋诗饮酒,甚至还举荐他出任馆职,真心助其进入仕途。

而作为晏殊的另一个挚友,张亢虽文采不显,但豪放有余。

三人常结伴而游,鼓瑟吹笙。

一日宴饮,酒过三巡之后,王琪忽然指着张亢说道:“张亢触墙成八字。”意思是八字形似牛角,王琪这是取笑他体壮如牛。

张亢笑着回道:“王琪望月叫三声。”猿啼三声泪沾裳,王琪体瘦,偏又伶俐,可不就像一只猿猴?

席间宾客闻言大笑,纷纷夸赞两人口才了得,晏殊更是笑得前仰后翻。

也许,这是晏殊人生中最快乐惬意的时光了。

这样的欢乐时光,就像青绿的苔藓,在暗无天日的老房子里一寸一寸地爬着,让晦暗的地方生出了颜色。

还有一次,三人同去泛舟,晏殊负责掌舵,其余二人撑竹篙。

过了一会儿,当船行到桥底下时,突然撞到了石柱,整只船都横了过来。

张亢还在奋力地撑着篙,王琪则笑着嚷道:“晏公掌舵的方向不对啊!”

其实晏殊并不懂划船,听了王琪的话,自己也忍不住捧腹大笑,全然没有了宰相的威严。

烈日当空,风暖水清,三个人看起来都有些狼狈。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活脱脱像三个孩子。

他们的友情,像一株成长缓慢的植物,以真性情为之注入养料,渐渐枝叶繁茂起来。

俗话说得好:“人生得遇一知己,足矣。”

与知心朋友相伴,就如同进入到一个宽敞的自由空间里。

在那里,你可以卸掉成熟的面具,不必伪装,随心所欲地欢笑打闹;

你可以倾诉光环背后的孤独,无需隐瞒,无所顾忌地舔舐自己的伤口。

真正的朋友,是你快乐时去分享的人,更是你苦痛时去寻找的人;是你高升时真心喜悦的人,更是你在低谷时陪伴你度过寂寞寒冷的人。

友情,仿佛你生命中的血液,温暖着你的心。

第三张面孔:对待家人,情深不移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与世间伤情的男子一样,晏殊一生也饱尝感情之苦。

他一生有三位妻子:李氏,孟氏,与王氏。

晏殊与李氏是少年夫妻,他私下曾将李氏比作卓文君,因为李氏才貌俱佳,如花解语。

夫妻两人本是琴瑟和鸣的一对如花美眷,但不想李氏在最美丽、最年轻的时候病故了。

更教人难过的是,不出两年,晏殊的父母也相继过世。

死亡夺去了晏殊拥有的温情,他曾醉酒痛苦过,也抱怨伤怀过,但也开始学着接受人生中的每一个安排。

在接连的失去下,他懂得了珍惜眼前人的道理。

八年以后,晏殊迎娶了第二任夫人孟氏。

孟氏嫁入晏府时,他落笔写下“青鬓玉颜长似旧”的诗句,希望这位夫人韶华永驻,字里行间透露出几分对当下欢愉时光的珍爱。

如果说李氏是他生命里最初的惊艳与心动,那么孟氏就是余生里一饭一蔬的温暖和陪伴。

金庸在《书剑恩仇录》中说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过了几年,孟氏也因病去世了。

失去爱人的痛就像剜去心头血肉,在我们的生命里空出一个巨大的伤口,即便痊愈,也会留下狰狞的疤痕。

而这样的痛苦,晏殊竟经历了两次!

他渐渐明白,人与人的相遇和陪伴都只是一段路,总有个岔道会分道扬镳。

人生旅途中,总有人不断地走来,有人不断地离去。

当新的名字变成老的名字,当老的名字渐渐模糊,又是一个故事的结束和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晏殊的第三位妻子王氏,与之前两位迥然不同。

她生性好妒,性情娇纵,而且对晏殊身边能歌善舞的侍妾,也颇有微词。

但她的感情,却也如她的性情一般直白。

她见证了晏殊的辉煌,也经历了晏殊的低谷,她和晏殊从朱颜变白发,始终不离不弃。

晏殊曾在《诉衷情》中透露过他的晚年生活,其中一句写到:“车载酒,解貂贳,尽繁华。”

他是满意而知足的。

他同样珍爱着王氏,给了她足够的尊重与礼遇;而王氏也如一抔泥土,滋润着整个晏家。

这些情意经时光沉淀,显得弥足珍贵。

“满目青山空念远,不如惜取眼前人”。

 

我们总是在不断的相遇和错开中明白:身边的人只能陪着自己走过或近或远的路程,而不能伴自己一生。

所以与其悲伤于未来注定的消逝,不如珍惜现在的时光,享受当下的幸福。

每个人都会有几张不同的面孔,但无论你有多少张面孔,这些面孔之下的心却是惟一的。

在朝堂上,晏殊用“隐智藏锋”的方式,成为位高权重的宰相,成就了自己富贵通达的一生。

而离开尔虞我诈的朝堂,回归普通生活时,他又变成了那个真情真性的风流才子。

三张面孔,一颗真心。

这成为他身上独特的气韵,也构成了他一生中最美丽的风景。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宰相词人”晏殊:每个人,生命中都有3张面孔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