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陈闯的男人去世后,隐私被公布,我们57个人都哭了

– 01 –

不知道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

谁都不希望自己成为他,但谁都希望生命中有一个他这样的存在。

永远热心,始终善良,对谁都有求必应。

他是友情世界里的阿甘,他是我生命中,每想一次,就泪目一次的存在。

他是我的初中同学,老陈。

– 02 –

老陈个头不高,长相普通,成绩垫底,在学校,不是个讨喜的孩子,

可他似乎感觉不到大家的嫌弃,相反,对谁都掏心掏肺,任劳任怨。

初中三年,有他在,就没人擦过班级黑板。

别人值日,他却几乎天天第一个到校,把班级打扫得干干净净。

不管谁发生口角,他总会过去劝解,有时会挨骂,甚至挨揍,但他从不在乎。

– 03 –

那时年少,觉得老陈用力过猛地向全世界示好的样子,好孤单好难堪啊。

所以,大家习惯了他替我们承担班务,却从没人跟他说谢谢。

有人给他取了“劳模”的绰号,一夜传开,大家说这两个字时,满满的都是取笑和讽刺。

甚至有人在选班干部时,偷偷串连,共同选学习倒数的他当学习委员。

结果,班主任唱票唱到最后,勃然大怒地质问老陈:“你小小年纪,居然学会收买同学。”

14岁的老陈因此被罚站了两节课。

我看不过去,趁课间给他送水,他却傻傻地说:“快回去,让老师看见,也会罚你的。”

回班级后,我将那一瓶水都倒在那个串连大家选举主谋的书包里,还说了一句:“我们真是太过分了。”

– 04 –

这件事,我终生难忘。

那瓶水,多多少少浇灭了我们班乌合之众的霸凌心态。

可站在走廊尽头的老陈,时至今日都不知道这件事。

他傻傻地认为自己人缘很好,就算老师不让他当这个班干部,也值了。

那天之后,他对大家更加友善殷勤。

他像一个家庭里的老大那样,不管别人是否需要,不由分说地关心与帮忙。

而不可思议的是,这种亲近,他保持了一辈子。

– 05 –

初中毕业时,全班57个同学,大部分考进了重点高中、普高,一小部分念了职专、技校等等。

只有老陈辍学了。

拍毕业照那天,老陈眼含热泪,跟每个人拥抱,向每个老师鞠躬。

那时候,我们都以为,和他的人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可步入社会的老陈就像一个粘合剂,用让人不忍拒绝的热情,让班里57个人没在岁月里走散。

– 06 –

老陈第一次张罗班级聚会,是在初中毕业一周年时。

那一年里,只有初中学历的他,在工地当小工,整个人又黑又瘦。

曾经有同学在放学路上看到过他,每一次,他都不由分说地请同学喝瓶水或吃根雪糕,像个家长一样嘱咐同学:“一定要好好学习,搬砖太苦了。”

班级的第一次聚会是在大年初三,一共来了37个人。

那时候,很多家庭都没有电话,大家都是老陈挨家挨户去通知的。

聚会那天,老陈忙里忙外,几乎没怎么吃东西。

但他看着我们吃吃喝喝,有说有笑,开心极了。

他一直在问菜够不够,还要喝什么,并一一汇报其余20个同学不能来的原因。

最后,大家吃饱喝足时,他悄悄结了账。

我们知道这样不合适,可当我们想把钱给老陈时,他眼睛都红了。

“谁的钱我都不要,你们又不赚钱,你们能来,咱班同学还能聚在一起过个年,我就觉得很有面了。”

– 07 –

再后来,老陈每年初三都会把同学聚在一起吃个饭。

可是,来得人却越来越少。

课业的紧张,其它的应酬,以及热情的不高等等原因。

最少的一次,只有班长、我、老陈和另外两个同学。

那天老陈很失落,他要了一瓶啤酒自斟自饮。

他说自己人微言轻,大家看不起他这个“打工仔”。

那晚,我和班长都喝多了,并向老陈承诺:“以后的聚会,不管别的同学来不来,我俩一定跟你一起过。”

然后,老陈哭了。

– 08 –

从那以后,每年的初中同学会,依然进行着。

尽管有的同学已经连续好几年不参加,但每年,老陈还是会去通知。

我们问他何苦呢。

他说,就算不来,知道他(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也行。

是的,老陈依然像上学时一样,永远不觉得热脸贴冷屁股丢人。

– 09 –

在那几年里,老陈熟知每个同学的家里状况。

哪位同学家里有事,他都义不容辞地去帮忙。

包括对当年的老师,逢年过节,他一定提着礼物登门拜访。

老师们常说,陈闯不是他们教过的最有出息的那一个,却是他们教过的学生里,最为感恩的那一个。

人心都是肉长的,老陈就这样用他不管不顾的热心,温暖着周围的人。

– 10 –

老陈收入微薄,却从不把钱的事放在心上。

这样的他,是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却未必是一个好老公。

老陈曾交过一个女朋友,前前后后谈了3年,最终还是分手了。

后来,失恋的老陈去了东北,当了一名矿工。

我们是在朋友圈知道这条消息的。

他说自己要像父辈们那样闯关东,不混个名堂就不回来见江东父老。

– 11 –

看到这条朋友圈,我给老陈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我叮嘱他独自在外要多保重。

那时的我,已经参加工作,在真正接触了社会的世态炎凉后,愈发感觉到老陈的可爱可亲可贵。

我对他说:“不管你走多远,年初三,我和同学都等你回家。”

电话那边,老陈发出杀猪般的嚎哭。

– 12 –

矿工的生活很艰苦,但有了同学群的老陈永远活跃。

他每天早晨5点准时问候大家早安,每天下午5点再发一张他从井下回到地面的自拍。

布满烟尘的脸上,只有眼白和牙齿是白的。

他从来不说有多苦,可是,透过那些照片,我们可以想见他的辛酸。

每当有同学说自己际遇不好时,我们就会接力般发老陈的自拍照。

跟他相比,我们没有资格沮丧。

– 13 –

2015年春节,是老陈闯关东的第一个年头,我们都以为他不会回来了。

可大年初二,我们如期收到他的聚会通告以及他自拍的火车票。

他说,一年就盼这一天,没有这一天,下井挖煤都没劲。

那一次,全班57个人,来了39个,是人数最多的一次,其余不能来的18个都分别说明了原因。

那一天,老陈喝多了。

他眼含热泪地跟每个人掏心窝子,尤其是那些第一次来参加聚会的,他卑微地感谢着。

尽管他已微醺,可多年不见,依然记得大家的名字,家庭住址,上学时的琐事……

那天,很多同学在那样的老陈面前,也都落下热泪。

人至中年,除了父母,我们还曾被谁如此在乎过?

那样的老陈,用他十年如一日的热情,甚至带着傻气的坚持,让我们重新拥有了一个集体,让我们历经世态炎凉后,又相信了一些什么。

从此每年同学会,打卡的同学越来越多。

大家的感情,也因为老陈十年如一日的暖场而保持温热。

– 14 –

2018年,初中同学肖爽的爸爸患了胰腺癌,高昂的手术费几乎让一个本不富裕的家庭,一夜赤贫。

远在黑龙江的老陈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他在群里公布了这件事,希望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而他自己呢,直接去了北京。

他觉得光出钱是远远不够的,肖爽一个女生,哪里担得住这么大的事情。

他在北京陪护了一周。

而在他的召唤下,在京的几个同学也纷纷赶到医院,给自己排了班。

这件事,在每个同学心里其实都荡起弥久的涟漪。

就连班里那个混得最好,从来只进群,但没有发过言的“首富”,都首次慷慨解囊,还在班级群里@老陈:“你是咱班的灵魂,向你致敬。”

后来我们才知道,“首富”曾邀请老陈去自己公司,可他拒绝了。

他特别诚实地对“首富”说:“我天生贱命,学历差能力不行,去你那儿,天天被关照着,连觉都睡不好,我在矿上,凭力气吃饭,挺好的。”

这就是老陈,自卑而自尊,自知且自明,身上的那份不市侩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 15 –

2019年大年初三,老陈依然风尘仆仆地归来。

这一次,全班来了43个人,剩下的在外地,实在回不来。

矿工生涯,让老陈看上去那样沧桑。

坐在同学中间,他一度被人误以为是我们的班主任。

那天,我们送给老陈一件礼物。

我们请来当年的班主任,进行了一次班长选举。

老陈全票当选。

甚至远在外地的同学都通过视频,投出自己给老陈的那一票。

老班长在交接仪式上感言:

陈闯,这些年,你用阿甘样的执着,把同学们重新凝聚在一起,是你让同窗情变成了亲情,感谢有你,让我们人到中年,在精神上还有组织,这个选举,是我们当年欠你的,如今,实至名归。

一时间,掌声雷鸣,所有人眼中都有了泪光。

而新班长老陈上台时,拿着话筒的手和声音一样,颤抖地重复:“我担不起……担不起……”

那天,我们吃完饭后,一起回了学校,还让班主任给我们上了一堂当年的语文课。

我们相约,每年年初三,一个都不能少。

很多人都说,你们初中同学还能聚这么齐,真是奇迹。

而这个奇迹的名字,叫老陈。

– 16 –

接到老陈去世的噩耗是2020年1月11日。

他在下班途中出了车祸,被一辆大货车撞飞,送到医院时,已经停止了呼吸。

我和老班长赶到后不久,老陈的父亲和母亲也到了。

但他们似乎只关心赔偿,甚至因为回老家买墓地,还是骨灰寄存的事情争来吵去。

最后,是我和老班长抱着老陈骨灰回的家。

墓地,也是同学们帮他选的,依山傍水。

葬礼定在2020年1月19日,散落各地的同学强烈要求回来送老陈最后一程,让我们等等他们。

– 17 –

那天,葬礼上来了很多人。

倒是老陈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场。

我们班57个同学,唯独老陈缺席。

最令人吃惊的是,老陈的同事也从黑龙江赶了过来。

四个硬铮铮的汉子,在老陈墓前,长跪不起。

他们不说,我们也知道,这些年,“发电机”一般的老陈,是怎样用一根筋式的热情,与他们朝夕相处的。

其实,老陈并不老,他才只有33岁。

– 18 –

那天,应该是老陈33年的生命中,最热闹的一天。

他一向喜欢热闹。

人群散去时,班主任带着我们,久久不肯离去。

也就在那一天,班主任才告诉我们老陈的身世,他也是后来家访了解到的。

老陈5岁丧母,继母在他7岁那年进门,一年后有了弟弟。

从此,他命中注定地被父亲有意无意忽视,被继母明里暗里嫌弃,甚至不被允许跟家人同桌吃饭。

他勉强念到初中毕业,也是班主任老师几次上门求情的结果。

甚至在他毕业后,父亲和继母再也没喊他回家过过年,吃过饭。

每年和同学聚会,就是他的年夜饭,是他一年之中,唯一的一场家宴。

老陈让老师帮他保守这个秘密,也替他维持一点小小的尊严。

– 19 –

那天,班主任向我们讲述老陈的身世时,讲到语不成句,而我们,也听到泣不成声。

我们终于明白,这么多年,老陈为什么如此热心热肠。

那个一生都在暖场的人,其实心里最为苦涩。

默默承载了人世间最大的悲凉,却活得如此热气腾腾。

这样的他,让我们脸红,更让我们心疼。

我们追悔,懂他时已经太晚太晚。

– 20 –

有些人,直到真正失去,才知道他在你生命里的份量。

失去老陈,我们也失去了班级灵魂。

看着沉寂的班级群,我们还自欺欺人地盼望着,某天早晨,他会像平常一样跟我们说:早安。

每天晚上,他会发黑到发亮的自拍,告诉我们:人生实苦,但请你善良乐观,勇于自我解嘲和自我讨好。

 

老陈,真的好想你。

你在时,我们不以为意,你走了,我们失去了生命中独一无二的那个人、那份情。

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同班同学,换我们来关心你。

一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图片等信息部分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心岸 » 那个叫陈闯的男人去世后,隐私被公布,我们57个人都哭了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